多多书院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(←)右(→)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5章:偷香窃玉
    “白藜,我的祖宗,你跑这儿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梨花林里,突然跑进了一个黑衣男子,锦袍上绣着暗红色的枫叶,腰间一条镶玉的腰带,剑眉星目,那叫一个丰神俊朗,只是他此刻脸上却是布满了焦急,在见到白藜时,明显松了一口气,此人正是白家家主白术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白藜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不怒自威的气势,让白术急躁的心情缓缓平静了下来,但一想到那事儿,不由得满脸的怨怼。

    “白藜,这赏花宴是你大姐让我给你办的,为的就是给你找个女人,各家千金都来了那么久,你倒好,在这里一个人散步,我要怎么完成你大姐给我的任务?”

    白藜懒得搭理他,似笑非笑地碰了碰自己的唇,眼里划过一丝笑意,朝林后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,你走什么,姑娘们在那边呢!”白术瞪眼,琢磨着他八成是要逃了,当下急得去抓他,却见他身形一闪,跃了开去,看了看自己空落落的手,又看了看右边与梨花争风的男子,当下气得脸色漆黑无比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我要走,你拦得住?”白藜似乎心情很好,没有直接走掉,反而起了逗弄他的玩心。

    “你,你混蛋!”白术三两步走了过去,睁大眼睛瞪着好友,牙齿磨得“咔咔”响,那浑身怒火正旺,稍不小心便有可能殃及旁人。

    只是,白藜似乎是已经习惯他这幅模样,面色如常,懒洋洋地笑着。

    白术与他对视半晌,最终败下阵来,闭了闭眼,再度睁开时,里面已经全是祈求:“祖宗,我求你,去选个女人,就选一个,喜欢更好,不喜欢过两天打发离开就好!”

    白藜挑眉,眼里尽是戏谑,调笑道:“这次的奖励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那火爆大姐的性子他是知道的,为了他家传宗接代的问题,利用白术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不过,这一次,白术似乎特别坚决,看来好处不少。

    白术一愣,随即脸色微微泛红,目光有些飘忽,看看左,看看右,唯独不敢看白藜。

    “不说?”白藜眉挑得更高,故作可惜地说道,“那便不说吧。”话落,便准备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处就是,让你叫我姐夫。”白术见他真要走了,当下大急,终身幸福最重要,管他白藜以后要怎么笑他,话一说完,立刻垂眸,不去看某人的反应。

    半晌,没等来该有的嗤笑,白术奇怪地抬头,眼前却出现了一枚玉佩,莹白的水滴状的玉佩,对着阳光,有一根血丝在其中缓缓游动。

    白术双眼一亮,商人本质尽显无疑,好玉,值大价钱!

    还不等他伸手去拿,对方已经把玉佩给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拿这块玉贿赂我?”白术把白藜的一系列行为串了串,得出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白痴。”白藜淡淡地说道,看着掌中精巧可爱的玉佩,眼里浮现了暖意。

    “哎,我说你……”什么都没做还要挨骂,他招谁惹谁了他,白术未出口的话在看到白藜的表情时,顿住了,脸上呈现出震惊的神色,温,温柔!?

    他与白藜自幼相识,他对白藜的了解不可谓不深,他这种人看上去只是邪气张狂,但心里其实是比谁都冷漠的,除了对自家人好些,旁人那是看都懒得看一眼。

    他是会笑,他也会温柔,但这些却都不达眼底,可今次这由内发出的温柔……他是不是错过了些什么?

    “我很好看?”白藜冷冷地送去一眼,轻柔的问话,却传达着“若想要眼睛,就别看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白术抽了抽嘴角,默默地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“把这块玉佩的主人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白藜将玉佩收回怀中,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话题跳跃得太快,他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想完成任务了?”

    白藜最后瞥了他一眼,见他下意识地摇头,满意地点点头,转身离去,这玉佩可是他从小东西身上拿来的,料想也她也不会告诉他他的名字,自然得留下一些凭证不是?

    想到那小女人,心里有些雀跃,步伐也变得轻快了许多,很快便消失在了白术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白术被白藜绕得有些晕,突然发现他已经逃走了,当下气黑了脸,他的幸福啊!正想骂人,却突然想到他刚刚那些怪异的举动。

    给他看玉佩,问他想不想完成任务娶他大姐,让他去寻玉佩的主人……

    若非有聪明的头脑,白家又如何能在白术这代被壮大,当下便亮了一双星目,这小子莫非是跟谁家姑娘看对了眼,却只留下一块儿玉佩了吧!

    不过,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?余光无意间扫过旁边倒下的梨树,心头莫名一跳,不要告诉他,这事儿是刚刚发生的……

    白藜这边是开始了寻人计划,而苏小羽那边,却并没有这方这般快乐。

    苏小羽并未如离去时那般清冷淡然,实际上,等她回到了将军府里她所居住的小院子时,她的心跳依旧不太规律。

    就算是当时在那个地方修习时,遇到那些挑战,她也能坦然面对,心跳正常,可为何一对上那白藜,便成了这幅德行?

    又想到为了给他下蛊,那一个主动的吻,耳根微微发烫,白玉般的脸上也染上了淡淡的粉红,分外可爱。

    抬起手,覆上自己的心口,缓缓抚平心跳,有了这蛊,她跟他之间的关系就真的是斩不断了,想想自己还真是冲动了。

    收回思绪,指尖无意中划过脖子,却发现那里空落落的,当下面色惨白,她的玉呢?那时娘亲唯一留给她的东西,怎么会不见!

    突然想到,她与那白藜纠缠之时,他似乎碰过她的脖子……

    美目一眯,刚刚那些淡淡的羞意消失殆尽,一张俏脸只剩下冷意,心中冷冷地哼出两个字,白藜。

    正想着赶回白家找人算账,却听见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,当下眸中的冷意加深,缓缓低下了头,任风将她的秀发吹乱,堪堪遮住她的脸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门外响起了一道尖锐的女音。

    “小贱人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赏花宴里来偷香……
多多书院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