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多书院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(←)右(→)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50章:杀机四起
    墨府东侧,是一大片桃林,正当花季,粉色的花瓣环绕着黄色的花蕊,迎着微风,微微颤抖着,放眼望去,一片粉红的海洋,美丽梦幻,似仙境一般。

    桃林之中,有一座小楼,小楼谈不上华贵,但很精致,建筑用材也都是上好的木头,白术闲散地斜靠在小楼顶上,像是在春风中睡熟了一般,呼吸均匀,偶有花蝶停在鼻尖,也不见他有一丝动静,脸庞俊逸,虽不若司千焕那般完美,却也是让人脸红心动的。

    桃林静得安详,有一点动静也会被人发现,正当林子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时,白术慢慢地睁开了眼,悠悠地看向桃林的入口,墨仟带着墨府管家墨烟,慢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早上白藜他们走了以后,他跟着墨仟去书房,准备继续研究那木盒,但墨仟推说今日有要事,暂时不理会那盒子了,还让他去游玩一下,看看风景,他当然是欣然接受,然后……躲在了书房外面。

    墨仟说的要事,就是跟墨烟商量着怎么对付他们,最开始还是因为怕墨云舞惹怒了白羽公子,为墨家招来祸患,所以想要杀人灭口,但现在杀人的理由又多了一条。

    白术有些赞赏地看笑了笑,这墨仟也不算没用,才两三天就能把第二面的阵势解开,他们故意封在里面的一点灵气就会泄露出来,若非知道里面什么也没有,只怕谁都会觉得里面是有助于练武疗伤的稀世珍宝,墨仟嗅到了灵气,自然要动贼心了。

    本来说,这盒子里的存了点天灵地宝残留下的灵气,是为了让墨仟有点动力,免得半途而废,等他们拿了雪蜇草,就真的打算在盒子里面装点宝贝,留给这墨仟作补偿,可惜这人贪心不足,还生了杀心,这就不能怪他们无情了。

    白术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着墨仟和墨烟两人在下面走来走去,待他看清他们布下的阵法,无声地笑了起来,这墨仟的确有些本事,懂得这种古老的阵法,可以在一瞬间积聚天地自然的力量,攻击试图破阵的人,人怎么可能对抗自然的力量,进了这阵,就只能等死了,除非,你速度够快,毁掉阵眼,嗯,很不幸,他和白藜都知道要怎么找到阵眼,所以,墨仟你自求多福吧。

    无聊地伸了伸懒腰,白术闪身离开了屋顶,无声无息,但也就是他提前离开了这一下,差点让他们三人在这阵法中送命。

    “家主,你确定他们不懂这阵法吗?”墨烟有些担心,这阵法杀伤力虽然巨大无比,但破阵之法却太简单了,只要破坏掉阵眼就可以破解。

    墨仟笑得有些阴冷,看着四处已经布置好了的阵法,从怀中缓缓拿出了一块玉,晶莹剔透,刻有龙纹,“有了这个,还怕他们找到阵眼?”

    墨烟仔细看了看那玉,突然震惊地瞪大了眼,声音都有些颤抖,“这、这是九龙玉!”

    墨仟点头,眼里划过一抹精光,有九龙玉镇压阵眼,大罗金仙也不可能找到阵眼,想要破阵?做梦!

    他只要闭上眼,就能嗅到那木盒中散发出来的灵气的芳香,那么好的东西,既然到了他的手上,怎么可能再让他拿出来,所以这盒子原有的主人,必须死!

    墨烟见此,也冷冷地笑了,原本他还有些担心,不过现在看来,可以高枕无忧了。

    墨仟走到阵眼前,那是一截被截断的桃木,轻轻将九龙玉放在断木上,那九龙玉立刻散发出柔和的光芒,将那桃木包裹起来,半晌,那桃木凭空消失在了原地,风吹过,带起片片桃花瓣,将留出的空地遮盖住了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相视一笑,慢慢走出了桃林。

    此刻在云罗城转悠的白术,根本想不到墨仟已经从楚天佑那弄来了九龙玉,若他在桃林多待一会儿,便可知道那九龙玉摆放的位置,等墨仟离开以后,再去取出,可惜,万事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白术慢悠悠地走在街上,俊美的样貌惹来一大堆女子的爱慕,不过他本人没有这种自觉,走到一处小摊前,随意翻了一下这儿的首饰,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东。

    司千橙金枝玉叶,再好的首饰也有,不过,她却反倒喜欢这些小玩意,白术知道她这点爱好,所以不管走到哪里,多多少少都会给她买一些。

    白术挑中一支银簪,上面镶着一颗小小的橙色宝石,朴素大方,橙儿带着应该不错,笑了笑,正准备掏钱,却听见旁边人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喂,你听说没有,长公主要为皇上和各位王爷办一场选妃赛,就在几天后,所有的官家贵族,富甲商贾的女儿都奔着陵城去了!”一个黄衣女子兴致勃勃地说给旁边的人听,一脸的向往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突然?”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那黄衣女子一脸鄙夷地看着那人,道,“这都不知道,你知道皇上让一个女人进入御书房吧,还有冥王,皇上也宣布了他跟苏将军家庶女的婚事了吧!”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知道,闹得很大,好多贵族女子都不服气,她们的父亲还联合上书,说那女人迷惑皇上,要除了她,结果皇帝震怒,差点把他们都杀了!”

    那人唏嘘不已,自古红颜多祸水。

    “其实就是他们不服气,皇家那几人都是完美烽国最优秀的男子,但都未封后纳妃,这突然出现了两个女人,把皇上和冥王给占了,那些人肯定眼红啊,结果惹怒了皇上,还好长公主及时赶到,做出了这个决定,才让双方都消停了一点。”黄衣女子说道。

    白术听完这些,抿唇笑了笑,眼里尽是温柔,橙儿办事向来雷厉风行,这决定做的不错,只是……这选妃赛,她确定曲吟和苏小羽能赢?

    她就不怕这两个女人到时候比不过别人,直接一把药把那些女人全杀了?毕竟两个人一个是医谷用毒无形的圣姑,一个是惊才艳艳的天才羽少……

    又在云罗城里转了转,白术觉得无聊了,直接回了墨家,倒头就睡,也不知道白藜他们什么时候回来,先补充一下体力。

    隐世家族为何隐世,就因其可以掌控的力量强大,强大到不屑与外界为伍,因此隐入山林河谷,与外界断绝往来,医谷为隐世大族,其秘技血瞳诀的力量有多强大,不言而喻,除了医谷的创始人将血瞳诀练到第十章外,几百年间,再无人可以到达这样的高度,而苏小羽此刻闯的,便是第九章这一大关,就算有血珠辅助,也是有一定困难的。

    西院地下。

    苏小羽只觉得身处无尽的白雾之中,抬头看不见日光,脚下亦感觉不到大地的存在,整个人都被包裹在一片虚空中,想离开,却找不到路,只有迷茫。

    所处的世界太静,太空,不但不会让人感到安谧,反而会让人胡思乱想,最终心烦意乱,苏小羽所处的就是这样一种状态,若她无法真正的静下来,在这一片虚空里找到正确的路,便很容易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苏小羽清楚的听得见自己的心跳,“砰砰”的声音在一片安静里格外响亮,响亮到她心中发慌,甚至背脊发凉,血瞳诀第九章考验的已经不是一个人的力量,更是一个人的心智,心智不坚,只有被反噬,她清楚的知道这一点,所以努力的让自己平静,但越是努力,脑子就越是乱。

    司千焕看着她额迹冒出的冷汗,微微皱眉,血瞳诀他不清楚,但小东西现在的状态,好像是要走火入魔了,思及此,脸色微微沉了下来,冷冷地看了小白一眼,看来是那血珠的力量来的太突然,小东西一下子无法接受,扰乱了心神。

    小白猛翻白眼,努力外放灵气,它已经很努力了,为什么还要瞪它!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苏小羽突然吐出一口血来,但没有睁开眼睛,脸色微微发白,额迹的冷汗流得更多了。

    司千焕神色一凛,突然抬手,轻轻地拍向她的天灵盖,一股柔和的力量输入她体内,他的力量就像广袤的大海,海纳百川,包容万物,温和友善,血瞳诀虽然邪气暴戾,但他的力量依旧能够引导。

    苏小羽在一片白雾里,本来心浮气躁,但不知道为何,突然静了下来,似乎有一股力量引导着她,安抚着她,慢慢的,她的呼吸变得平稳,心跳变得正常,白雾迷茫中,突然闪过一抹红光,而后那红光越来越大,越来越亮,最终将白雾驱散,红光包裹着她,慢慢地进入她的身体,待随后一抹红消失后,她觉得身体异常的舒服。

    小白疑惑地看着司千焕,若它没看错,这个男人刚刚帮这个女人的时候,琥珀色的眼睛变成了金色,金色……为什么它会觉得那么熟悉啊,可是真的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司千焕见苏小羽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,暗自松了一口气,眼里染上了笑意,本想只是试一试,没想到真的有用。

    苏小羽缓缓睁开了眼睛,黑色的眸子突然变成了血色,而后又变回了黑色,几经变换后,最终恢复了墨色,但若细看,那墨色之中,隐隐有一道红光流转,妖冶惑人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”司千焕为她擦了擦汗和嘴边的血迹,问道。

    苏小羽吐纳之后,开心地笑了起来,大眼睛弯成新月,“成功了!”血瞳诀练到第九章,反噬的力量就会大大减弱了,焕也可以不用严令禁止她使用这力量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司千焕拉着她起来,突然听到一声微弱的异响,呆了呆,然后好笑地看向苏小羽。

    苏小羽狠狠地按住肚子,红着小脸对司千焕怒目而视,她一天没吃饭了,肚子叫不是很正常吗?笑什么笑!

    “乖,出去我给你做吃的。”司千焕搂过她的小身子,小声安抚着,目光移向小白,问道,“出口在?”

    苏小羽还在戳着小白的肚子,见它呆呆地看了司千焕一眼,然后扭了扭脑袋,虽然它的整个脑袋都毛茸茸的,但她还是看出来,它是在摇头。

    “废物。”司千焕不咸不淡地给予评价。

    小白挫败地趴在苏小羽手上,无力地看着司千焕,它是神兽,不是废物,它灵气很足的!

    苏小羽低低地笑了起来,声音清脆悦耳,“焕,它还可以熬汤,不是废物。”

    司千焕宠溺地敲了敲她的脑袋,把她搂进怀里,道,“好。”

    小白此刻悲愤异常,艰难地站直身体,伸出小爪子指着苏小羽,小眼睛里全是控诉,坏蛋,欺负兽!

    苏小羽装作没看见一般,轻轻捏了捏它的小爪子,又笑倒在司千焕怀里,这一趟没白来,捡了个宝贝。

    司千焕半垂着眼,压下里面的醋意,从怀里掏出玉盒,交给苏小羽,顺便把小白从她手里拿了出来,“雪蜇草,已经放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苏小羽打开嗅了嗅,满意地点头,“我们快点回去。”东西找到了,也没必要呆在墨府,曲吟那里等不得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司千焕吻了吻她的脸颊,见她轻瞪着自己,勾唇,“放心,这个白痴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苏小羽一愣,看向他手里的小白,嘴角抽了抽,的确看不到,整个都被他攒进手里了。

    大厅很大,司千焕再有本事,也找了差不多半个时辰,踢开脚边的砖,前面的书架缓缓移开,露出一扇木门,“吱呀——”一声,推开了木门,露出一条昏暗的隧道,点燃火折子,两人一兽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儿,两人面前出现一张白纸,看上去像是一幅字画的背面。

    疑惑地皱了皱眉,苏小羽看向司千焕。

    司千焕淡淡一笑,正要把它拨开,突然手一转,单指竖在唇前。

    苏小羽会意,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云舞,明日午膳,你去把白羽请到桃花林里的小楼,好好地给他赔罪。”墨仟的声音从画后面传来,模模糊糊的,但两人耳力好,听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好!”墨云舞开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墨仟再度开口,“明日我会跟白羽提出你们俩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哥哥,哥哥最疼云舞了!”墨云舞夹杂着激动欢喜的声音响起,然后就是一阵脚步声,画的后面恢复了安静。

    淡淡的橘光下,司千焕垂眸,幽幽地拨弄着手里的小白,完全不顾它的抗议,半晌,淡淡道,“羽儿,那个女人,是你来解决,还是我来?”

    “我来,我来!”苏小羽往他怀里蹭蹭,狗腿地笑道。

    司千焕满意地勾了勾唇,把字画随意地掀起,苏小羽机灵地按下被字画掩盖的一个凸出的石块。

    前面的石墙缓缓分开,露出一个书架的背面。

    司千焕抬脚往上面一踢,那书架不但没倒,反而朝旁边移开,放下字画,两人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墨仟的书房。”司千焕说道,这里他来过一次。

    苏小羽点头,兴趣缺缺,肚子又叫了一声,有些委屈地看向司千焕。

    司千焕宠溺地笑着,露出洁白的牙齿,迅速带着她回到客房,白术也正好睡饱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拿到了吗?”白术看着两个人都恢复了本来的样子,问道。

    司千焕点头,伸手,道,“人皮面具。”

    白术嘴角一抽,艰难地说道,“你把它摘了,丢了,然后问我要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给我的。”司千焕理所当然的语气,让白术差点一口气接不上来。

    白术深呼吸,努力放平心态,然后艰涩地笑道,“稍等一下。”话落,风一般回到房里,然后传来“噼里啪啦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焕,你就吃死了他会一直跟着你?”苏小羽摸着下巴,颇为玩味儿地说道。

    司千焕眼皮一跳,轻轻地揉着苏小羽的头发,露出一抹莫名的笑容,“对。”

    苏小羽无辜地眨眨眼,意味不明地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司千焕没再说话,等白术阴阳怪气地把面具做好拿来,他戴上面具就直接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苏小羽坐在客房外的秋千上,慢悠悠地晃着,搂着小白有一下没一下地逗弄,见白术还郁闷地站在旁边,轻飘飘地唤道,“白术啊。”

    白术一愣,回头莫名其妙地看了苏小羽一眼,搬了张竹椅在她旁边坐下,“苏姑娘,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叫我小羽就行。”苏小羽扬起嘴角,憨态可掬,不过她这个样子却让白术生生打了一个冷战,两只眼睛全是警惕,“小羽,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么紧张干什么。”苏小羽嗤笑,恢复了不咸不淡的表情,“我只是想问你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白术见她恢复正常的样子,悄悄舒了口气,温和地笑道,“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这小姑奶奶跟那小祖宗骨子里都是坏水,笑得越灿烂,越没好事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轻飘飘的语气,无害的笑容,小白看在眼里,莫名打了个冷战,小眼睛一转,憨态可掬地乖乖窝在她怀里,可惜没尾巴,不然一定能看到神兽摇尾。

    苏小羽是真的很喜欢小白,这小家伙虽然心眼儿多,不过更惹人疼。

    “问吧。”白术躺着,夜风吹得他舒服的眯起了眼。

    苏小羽偏头看他,眼里划过莫名的光,樱花一般粉嫩的小嘴一勾,道,“雪香凝树,清辉临溪。”

    白术刷地睁开眼,黑眸中有一瞬浓郁得化不开,定定地看了夜空半晌,轻轻地笑了起来,“小羽真有雅兴。”

    “是挺有雅兴的。”苏小羽垂眸,轻柔地抚摸着怀里的小白,感受着它白毛细腻的质感,淡淡道,然后把小白放到腿上,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,“累了,休息。”

    白术看着苏小羽进了屋,缓缓收回了笑容,近乎呢喃地把苏小羽的话重复了一遍,“雪香凝树,清辉临溪……呵,不愧是白藜的女人。”她是什么时候猜出来的呢?

    司千焕端着饭菜回来时,就看见白术一个人对着夜空发呆,忍不住挑眉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白藜,小羽猜到了。”白术幽幽叹道,有些无力的看着司千焕,“我们没用那儿的武功啊,她怎么猜到的?”其实,他最在意的是这个……

    “看你老跟着我吧。”司千焕淡淡地笑道,然后朝苏小羽的房间走去,小东西聪明,早晚也会猜出来。

    白术一愣,不可思议地歪头看着司千焕的背影,就、就这样?

    房里,司千焕和苏小羽在吃东西,司千焕还好不快不慢的速度,把吃饭都吃成了一门艺术,苏小羽却顾不上那么多,狼吞虎咽的,几乎要把脑袋埋进碗里。

    “明天他们会让我们去东边的桃林!”白术消化了很久,最后不得不承认苏小羽聪明,想到今天白天看到的事情,又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在书房听见了,中午嘛。”苏小羽含糊不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白术话噎在嗓子眼,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,非常难过。

    苏小羽瞥了他一眼,道,“他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桃林弄了个阵,想利用自然之力,杀了我们。”白术说道。

    “杀吧,杀吧。”苏小羽点头,嘴里动作不停,她已经很久没有饿过一天了,真的很饿。

    白术嘴角一抽,有些嫌弃她的吃相,但看司千焕那温温的笑容,无语地转身离开,“得了,你们好好休息吧,明天收拾了他们就回陵城吧。”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门被关上。

    “吃慢一点,别噎着。”司千焕拿帕子帮她擦着嘴,有些头疼,小东西这样子,何止是一天没吃东西?

    苏小羽咽下最后一口,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,眯着眼摸着肚子,时不时还憨憨的打个嗝。

    司千焕把她搂进怀里,让她斜躺在自己身上,帮她揉肚子。

    小白躲在苏小羽袖子里很久,此时慢悠悠地爬了出来,一步一步挪到苏小羽肚子上,小眼睛水汪汪的,眨巴眨巴惹人怜爱,一屁股坐下,前爪按了按自己的肚子,粉粉的耳朵轻轻一动。

    苏小羽一愣,然后“呵呵”的笑开了,“饿了?”

    小白一身的毛都炸了起来,狠狠地点头,它虽然是神兽,但它也会饿!

    苏小羽拎起它,在那盘还剩一半的鸡腿上摇了摇,小白摇头,很用力的摇头,它是神兽,怎么可以吃些没营养的东西!

    “羽儿,给它喂你的药丸。”司千焕把小白从她手里拿下了,淡淡说道,这个神兽体内灵气充沛,吃的自然不是凡物,小东西的药丸无论是补是毒,都是由很多珍贵的药草制成,所以可以给小白吃。

    苏小羽点头,往怀里摸了一把,抓出两个瓶子,分别倒出四颗白色和黑色的药丸,白色的是补药,黑色的是剧毒。

    小白两眼一亮,两只小爪子齐齐伸出,一边一颗抓起就往嘴里塞,“嘎嘣嘎嘣”地嚼着,还喷出一些药渣,那饿极了的样子,跟苏小羽刚才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司千焕失笑,有什么主子,有什么宠物。

    苏小羽见它干吃了三大瓶药丸,龇了龇牙,倒了一杯茶,送到小白嘴边。

    小白正觉得干,眼前就出现了一杯水,小眼睛立刻就亮了,伸出小嘴嘬着杯中里的水,眼皮一抬,见苏小羽笑眯眯地看着自己,小心肝突然一颤,好像有一点点感动呢。

    “羽儿,你待它是不是太好了?”司千焕撇着嘴,凉凉地看着小白,见它肚子圆滚滚的,突然伸出手,对着它的肚子就是用力一戳。

    小白本舒服地躺着,突然睁大了眼,小手捂着嘴巴,想吐又吐不出的样子,这个醋坛子既然戳它肚子!

    “你变这么小,我就待你这么好。”苏小羽拍开他的手,轻哼,见身后的人不说话了,仰头在他嘴边轻啄一下。

    司千焕拎起小白往旁边的桌子一丢,抱起苏小羽就上了床,“累一天了,快睡吧。”

    苏小羽点头,动作很快地把衣服扒得只剩下亵衣亵裤,钻进被窝里,对司千焕眨巴着大眼,“我要睡了,焕也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长夜漫漫,怎可独自而眠。”司千焕邪气地挑眉,困极一般打了个呵欠,衣服脱就往她被窝里钻。

    苏小羽吐了口气,轻瞪了他一眼,主动伸出小手揽住他的腰,慢慢的睡去。

    司千焕温柔地把她的发髻解开,弄散后,也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小白很艰辛地从那张硬邦邦的桌子上爬下来,“跋山涉水”爬上了苏小羽的床,在离两人最远的地方,扯了一块床单盖住自己,没好气的瞪司千焕一眼,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醋坛子!

    司千焕似是沉沉睡去,但嘴角却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第二日中午,墨云舞盛装打扮后,扬起明媚的笑容,盈盈来到客房,“扣扣”敲门。

    “谁啊……”因为才睡醒,苏小羽的声音里带着黯哑,反而有了扮男子时的雌雄莫辩,更是蒙上了一层迷离的味道,怎一个**了得。

    墨云舞一听,全身的血液都倒流到了脸上,“白、白公子,是云舞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苏小羽在司千焕凉凉的目光下,干干地笑着,找回了清醒,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云舞为给公子赔礼,在桃林设下酒席,希望公子能来。”墨云舞刻意放柔了嗓音,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会去。”苏小羽道。

    墨云舞开心得脸都红了,但半晌都没听见里面有声音,讪讪地道,“那公子,云舞先离开了。”还是听不到回应,心里一怨,跺了跺脚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焕,马匹准备好了吗?”苏小羽整理着衣服,问道,司千橙整的那事儿她也知道了,若不能在比赛前把小曲儿治好,她跟那皇帝的路就不那么好走了。

    “备好了,一日多便能赶回去。”司千焕点头,解决完墨家的事情,他们就立刻动身。

    苏小羽“嗯”了一声,背着手走了出去,“走吧,速战速决。”

    两人到门口以后,白术也刚好出门,一身白衣潇洒俊逸。

    苏小羽瞥了他一眼,再看了看司千焕,还是焕好看,就算带了人皮面具。

    丫鬟引着三人来到桃花林里的小楼中便离开,小楼内只有他们三个人,墨仟和墨云舞都不在,桌子上摆满了美味佳肴。

    “哐”的一声,小楼的四周生出许多根手臂粗的铁柱,仿佛牢笼一般,把三人困死在小楼中。

    “若我们不配合,他能成功吗?”白术优雅坐下,道。

    苏小羽撇撇嘴,夹起一块牛肉送进嘴里,含糊不清地说道,“不错的迷药。”想买到可得花不少银子。

    司千焕手指弹了弹,把苏小羽的筷子弹落,“想吃什么我给你做。”知道有药还乱吃,笨丫头。

    苏小羽兴趣缺缺地缩回手,走到那铁柱前,嗅了嗅,有些诧异,“这些柱子上也都涂了剧毒。”怕迷药迷不晕他们,在铁柱子上还涂毒药。

    司千焕拍掉她要摸上去的小手,抬脚一踹,那铁柱子“呛”的一声断开,跌落地上。

    “速战速决。”司千焕拉着苏小羽跃出去,白术也立刻跟上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们还出的来。”

    等三人缓步走到桃林中间时,一道声音从小楼顶部传来,循声望去,一身黑衣的墨仟稳稳地站在上面,阴狠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墨仟,你真要杀我们?”苏小羽此时也懒得伪装,清丽的女音悠悠响起,懒洋洋地靠在司千焕身上。

    墨仟一愣,不可思议地问道,“你是女人?”

    “对呀。”苏小羽无辜地笑了笑,姣好的容颜,如莲花绽放一般美好,惹得墨仟为之一愣。

    司千焕冷冷地看向墨仟,把苏小羽往怀里搂了搂,挡住墨仟的视线。

    墨仟被司千焕看得骨头发冷,根本就不敢与他对视,这般强的气势,若再看不出这白藜才是三人的主心骨,那他这个墨家家主就白当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,来我墨家意欲何为?”墨仟沉声问道,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那木盒,不管我们是什么人,你不都是要杀的嘛,不过,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,你若把这阵解开,我们便放你一条生路。”白术悠悠说道,姿态优雅,贵气天成,这才是真正的白家家主的风采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们自己找死,那就怨不得我了。”墨仟目光阴沉,只觉得这三人危险至极,若今日除不掉,来日墨家定会有灭顶之灾,还好他得了九龙玉,否则不一定杀的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嗯嗯,不怨。”苏小羽冒出脑袋,认真地点头,那样子,把墨仟气得脸色更沉,手指桃枝朝后一掷,大地轰然一震。

    强大的力量从四周铺天盖地地涌来,誓要把人碾碎一般,气势汹汹,那些桃树应声而断,粉色的花瓣纷飞,若非此刻身居险境,怕是要叹一声,好美。

    司千焕身形极快地在林间穿梭,寻找阵眼,本对他来说很容易找到的阵眼,此时却无影无踪,似乎根本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“白藜,怎么回事?”白术见他人回来了,阵势还没停止,暗道一声不好。

    “九龙玉。”冰冷的声音仿若来自雪山深处,冻彻人心,让人的灵魂都开始发颤。

    司千焕低垂着眸子,浓密的眼睫挡住日光,在他眼下留下一片淡淡的青影,琥珀色的眸子里冷光跳动,人皮面具缓缓落下,露出他本来的容颜,清俊无暇,一袭白衣因周围强大的力量飞扬,衣摆绣着赤色火莲,像跳动着的妖冶火焰,缓缓抬头,迎上墨仟震惊的表情,傲然的冷笑凝于唇畔,仿若神子降世,尊贵无比,轻轻朝前一步,便是君临天下。

    “冥、冥王……”墨仟几乎软倒在地,已经惊得头脑发晕了,曾经他有幸见过冥王司千焕,但他怎么都没想到那尊贵的人会来墨府,还易容作了那女子的随从……

    “九龙玉放在哪。”司千焕冷声说道,不是询问,而是强势的命令。

    墨仟渐渐回神,心念流转见,压下心头的恐惧,他狠狠地喘息两声,恶狠狠地说道,“冥王殿下,小人有眼不识泰山,但大错已经铸成,就别怪墨仟将错就错!”冥王的手段,他清楚,今日若放他离开,这墨家就真的毁于一旦了,所以,就算白藜是冥王,他们也要死。

    “凭你,也配杀我?”司千焕眼里尽是杀意,宛若嗜血的魔,抬手朝墨仟挥出一掌,那一掌的力量在周围的力量的磨损下,消去大半,但依旧让墨仟避无可避,吐出一口鲜血后,狼狈地离开了桃花林。

    “九龙玉是什么?”苏小羽从未见司千焕这般生气,脸上也多了一份凝重,这周围的力量还未向他们攻击,应该是阵法没有全开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九龙玉可以掩盖阵眼,这个阵法如果找不到阵眼,就只能死扛,但自然的力量,不是我们可以抗衡的。”白术也冷下脸来,自责不已,他昨天要是多留一会儿,根本就不会有今天等死的局面!

    “谁说不能抗衡。”司千焕不屑地看了周围一眼,那睥睨万物的倨傲,连周围的自然力量的气势都敌不过他。

    “白藜,你想清楚了?”白术皱眉,若他动用了那里的武功,那些人就会发现他们,那他们那些年的努力……

    “与梨月华地的追捕比起来,保命要紧吧。”苏小羽淡淡一笑,迎向司千焕温柔的眼神,挑了挑眉,他早就猜到她知道了他的来历?

    梨月华地,隐世第一大族,也是最神秘的一族,白姓为最尊贵的姓氏,只有两脉可用,一脉为主,一脉守护,守护的誓言许下,一生不可改变,所以,这白术是守护者,而白藜则是主,白术永远要守护白藜。

    梨月华地的力量源于自然,强大无比,更在两百年前出过一人,突破人的极限,进入神界,这才能成为隐世之尊,但梨月华地规矩很多,其中一条,若是梨月华地之人强行脱离家族,即使你逃到天涯海角,也会将他捉回家族,处以极刑。

    苏小羽曾经进过医谷禁地中的秘洞,得到血瞳诀的同时翻阅了隐世家族的秘闻,这才知道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羽儿怕么?”司千焕淡淡笑道,抚了抚她的脸颊,他不怕梨月华地的追捕,但他怕他们伤害小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怕。”苏小羽眯眼一笑,抬手按住司千焕的手,她会努力变强,不会做他的累赘。

    “白藜,你还真是……”白术无奈地笑了笑,黑眸深邃得见不到地,半晌,叹了口气,“陪你们闹了。”

    辛辛苦苦的脱离了梨月华地,绕了一圈,又回到了原点,不过,这一圈也不算白绕,至少他得到了橙儿,也看到自己的好兄弟找到了真爱。

    司千焕朝他一笑,两人之间的情谊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,周围的力量变强了。”苏小羽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,心里莫名有点酸,虽然他们是好兄弟,同生共死,但也没必要这么含情脉脉吧。

    白术嘴一抽,艰难地看了苏小羽一眼,她连他的醋也吃?

    司千焕就更直接,脸一黑,轻轻敲在了她的脑门上,身形一展,悬于空中,而白术就站在原地,抬头静静地看着司千焕,周身气势一展,凌厉逼人。

    司千焕在上,白术在下,两人动作一致,调动深埋体内的内力,双手结起一个繁杂的手势,在胸前一转,缓缓朝前推去,一股力量从地下涌来,对上四周强大的自然之力。

    司千焕琥珀色的眸子隐隐露出金光,但白术未察觉,站在后面的苏小羽更无法察觉。

    无声,但力量相撞的波动却震得那些桃树全都碎裂,两者对持,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苏小羽淡淡地看着这一切,梨月华地的武功原来真的能利用自然之力,任风把自己的头发吹散,她神色莫名地看着自己的手心,梨月华地的人都这般强么?那她这点力量能抵挡几招?血瞳诀练就十章,恐怕比起他们的力量也只是九牛一毛,何况,现在才九章。

    娘亲也可能来自隐世家族,她这点武功,真的能救得了娘亲吗?真的能不拖焕的后腿吗?

    苏小羽已经运足内力抵抗两者相对的力量,可嘴里依旧泛起了腥甜,更别说出力帮忙了,抬眼看着司千焕,见他白皙的手上青筋都凸起,心又顿顿地疼了起来,她不想这么没用,不想……

    连她自己也没发现,她的眼睛又慢慢地变红,表情也如同昨日在西院地下一般,渐渐麻木,周围的力量突然对她没有丝毫的影响,抬起脚,一步一步,朝司千焕走去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有木有觉得,小焕焕和小羽童鞋的感情又进了一步呢?
多多书院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