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多书院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(←)右(→)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52章:王府生活
    冥王府中有一大片梨树林,从树林的一边根本无法看到尽头,正当春时,风和日暖,可是梨花盛开的好时节,朵朵梨花徐徐开放,树树染上白色,清风徐来,扬起漫天香雪,如梦如幻,称之为仙境亦不算夸张。

    来冥王府已三天,苏小羽慢慢的也适应了新的生活环境。

    冥王府很大,稍不注意,便能迷失方向,所以她聪明的选择不随意走动;冥王府有个管家岳成,是看着司千焕长大的老人,待司千焕极好,他很宽容,唯独在跟司千焕有关的事情上斤斤计较;冥王府没有侍女,因为司千焕不喜欢有女人在他眼前晃,所以调来他培养的一支精锐部队,护卫王府兼打扫卫生……

    总之,在外界看来神圣不可侵犯的冥王府,在苏小羽眼中,是一朵盛开在烽国的巨型奇葩。

    苏小羽也很喜欢梨花,所以没事儿的时候就爱呆在梨花林里,嗅着花香,吹着清风,躺在司千焕给她准备的大秋千上,过着醉生梦死的幸福生活。

    冥王府里的人对苏小羽的态度,也由最初的好奇,到现在的真心接受,最开始的时候,冥王带王妃回府的消息,就像一滴水滴进滚烫的油锅,大多数人都以为是王妃的天人之姿,让不喜女子的冥王都忍不住动心,但接下来三天的接触,大家才推翻了这个观念。

    王妃人很好,对待属下与对待朋友无异;王妃人很懒,除非必要连梨花林也不会出,永远躺在秋千上;王妃人护短,白术少爷调侃王爷,永远会被王妃明里暗里损个通透。

    总之,在外界看来是个飞上枝头变凤凰的花瓶,在冥王府人的眼里,是个很好很好的主母。

    “西云……”苏小羽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皮子,秋千摇晃得她几乎又要睡去,西云因为是她的侍女,所以成为了这冥王府中唯二的两个女人之一。

    “小羽主子,你起来走走吧,这三天你都躺着,对身体不好。”西云苦口婆心,但还是动作迅速地把一碟果肉放在秋千边上的小桌子上。

    作为选妃赛的当事人,司千焕被司千煌、司千北等人抓去皇宫,商量比赛事宜,虽然他很不想去,但为了自己长远的幸福,还是舍下软玉温香,早出晚归。

    突然没了某个人陪伴的苏小羽,顿觉生活一派无聊,每天除了吃睡,就是逗逗小白,柳月等人忙着羽阁的事情,三天来竟没来冥王府看过她一眼,她想去皇宫看曲吟,可曲吟被司千煌严密守护,根本就见不上一面,至于原因,就是司千焕那大嘴巴把她跟小曲儿以前的“风流韵事”抖落出来,当今圣上害怕心上人重归旧爱怀抱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苏小羽耷拉着眼皮,兴趣缺缺地刁着果肉,真不知道她以前的日子是怎么过的。

    “小羽主子,你要真这么无聊,不如在府里转转,冥王府很漂亮。”西云头疼地提议,小羽主子一天要死不活地呆在这儿,她就一天只能听虫鸣鸟叫,她也很无聊。

    “不去,住一辈子的地方急什么。”苏小羽撇嘴,看着满园的梨花,突然勾唇一笑,她很想司千焕了,白天他忙回不来,那她去看看他。

    “小羽主子你去哪?”西云见苏小羽突然跳下秋千,脚步轻快地朝前走去,连忙跟上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找司千焕!”苏小羽说道。

    西云跟在后面,暗叹不已,小羽主子自从跟冥王在一起,真的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御书房。

    “皇姐你怎么可以这样,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,我不要纳妃!”司千北做最后的挣扎,风流的脸上尽是苦色,他还要游遍大江南北,怎么可以纳妃。

    “万一碰上喜欢的呢。”司千橙敷衍地说道,然后问司千煌,“皇兄,邀请名单拿来看看。”这本是礼部的事情,不过他们要了解一下各家千金的情况,到时候好对付一些。

    司千煌批阅着奏章,闻言,头也不抬,抓起身边的册子,丢向司千橙,这件事情他基本不参与,有这个皇妹在,他不用操心。

    司千焕凉凉地瞥了旁边的三人一眼,继续低头看奏折,皇兄美其名曰,他需要多一点的时间陪皇嫂,所以作为皇弟的人,应该帮他分忧,他看皇兄实在辛苦,才答应了,现在他后悔也来不及。

    他想小东西,很想她,他想直接带他进宫,但三天前是他说不准她进宫打扰皇嫂休息的,早知道是这样,他宁愿吃点小醋。

    “小焕,你说话最管用,你劝劝皇姐,我不要娶亲!”其他人都淡定如初,只有司千北一个人着急上火。

    司千焕笔一顿,挑眉,“可惜了你这张脸。”长得如此风流,可品性却跟风流搭不上边。

    “司千焕!”司千北恼得狠瞪他一眼,瞥了下门边,心里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北北啊,你说是你自己选的王妃好,还是皇姐给你选的好呢?”司千橙怎么会看不出他想偷跑,不咸不淡地说道,若他离开,那就她做主!

    司千北翻了一个白眼,有气无力地夺过司千焕手里的奏折,“我来批。”他要找点事情做,免得忍不住掐死亲姐。

    司千焕轻笑着把奏折全都推到了司千北面前,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,决定一会儿去找小东西。

    “皇兄,你说晓那里怎么样了?”司千橙只当司千晓是去找那个帕子的主人了,不过这么久都没传消息回来,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司千焕微微眯眼,看向司千橙,“三皇兄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为他的心上人奋斗去了。”司千橙下意识说道,突然感觉周围气息一凉,疑惑地抬头,便见司千焕阴沉的脸色,和眼底淡淡的伤感。

    司千煌失笑,一本奏折摔向司千焕,“他喜欢的是别的姑娘,这次他离开陵城,也是为了去找那姑娘。”

    司千焕诧异地抬头,听了司千煌的话,心里莫名有些喜悦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他在客栈为小羽解围,是白术设的局。”司千北说道,有些羡慕司千焕,他可没有这么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聪明如司千焕,一点就通,有些无奈地笑道,“你们为我费心了。”他一个人的心结,让所有人都为他操心,心里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你的亲人朋友,为你费心也是正常。”凉凉的女音从门外传来,一身月白色绣着云纹的锦裙裹在苏小羽身上,清雅出尘。

    那理所当然的口气,听得所有人都无奈地笑了,这姑娘真的很护短,别人帮自己家人干什么都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羽儿!”司千焕伸手一抓,用上了内力,隔空就把苏小羽抓进了怀里,开心地唤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让我来的么,这么激动干什么?”慢悠悠地理了理有些乱的衣服,在司千焕身上坐好,语气里尽是挖苦。

    司千焕搂紧她,埋首在她脖梗,闷声道,“羽儿我错了,我很想你。”每天白天都看不见她,心里真的很惦念。

    苏小羽抿唇勾起嘴角,空荡荡的心被填满。

    “咳咳,注意一下,这里还有人的。”司千北坐得最近,他们之间的柔情他感受得最清楚,心里突然有些向往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坐远一点。”苏小羽似笑非笑地道,言语里尽是对司千焕的维护,伸手拿起一本奏折看了看,挑眉,“你这几天就是来看这个的?”

    “嗯,皇兄说他很辛苦。”语气更闷,头没抬起来,贪恋着她身上的香味。

    苏小羽挑眉,淡淡地看了司千煌一眼,突然无辜笑道,“面色红润,精力充沛,小曲儿,这样的人看得出他很辛苦吗?”

    司千煌头猛地转过去,果然见曲吟一身白衣胜雪,身姿轻盈地走了出来,连忙起身迎了上去,“怎么起来了,身子还虚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羽的补药一颗的药性就十足,我吃了整整一瓶,只有你说得出我身子虚,摆明就是不想让我去找小羽!”

    曲吟一个白眼破坏了她优雅的气质,却还是呆在司千煌怀里没挣扎。

    司千煌有些尴尬,干咳一声后说道,“吟儿,我只是担心你。”要他承认吃一个女人的醋,不可能。

    曲吟戏谑地看着他,也不言语,但这目光就让他更尴尬了。

    苏小羽见那两人之间仿佛插不进第三人的样子,欣慰地扬起嘴角,眼里闪过坏笑,似叹似怨的道,“只闻新人笑,哪管旧人哭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小羽有了那新人,可早就把我这旧人忘到天边了,这几天了,你来过一回么?”曲吟蛾眉一蹙,幽幽叹道,本就清柔的样貌,作起可怜之态,那可是苏小羽比不得的。

    说起这斗嘴的功夫,曲吟还是跟苏小羽学的,不过看她这造诣,怕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。

    “毒解了,牙也磨尖了。”苏小羽嗤笑,懒洋洋的往司千焕怀里靠了些,上下打量着曲吟,见她恢复得不错,完全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曲吟眯眼笑着,感觉又回到了当初在圣地吵吵闹闹的日子,心里有些激动,就想挣脱司千煌的怀抱跑出来,可是身子一麻,软到在他怀里,知道自己被点了麻穴,脸立刻黑了下来,可见苏小羽也无力地半垂着眼,诧异得忘了生气,依小羽的武功,还能被人点了麻穴?

    “皇嫂应该累了,皇兄。”司千焕轻轻抚着有气无力的女人,淡淡地笑着,给司千煌度去一枚眼神。

    司千煌挑眉,抱起曲吟就走向御书房后的软榻。

    司千橙坐到低着头的司千北旁边,已经目瞪口呆,她觉得白术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,他从没有点过她的麻穴。

    “皇兄,皇姐,我们回府了。”司千焕灿然一笑,等两人点头,步伐从容地把怀里已经闭上眼的女人带走。

    “北北,你觉得小羽会不会太安静了?”司千橙脑子里映出苏小羽淡然的表情,总觉得她不可能真的认怂。

    司千北点头,眼睛一亮,坏笑起来,“姐,我们跟去看看。”冥王府他也很久没去了,去看看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以看小焕的笑话。”司千橙不赞同的轻斥,悄悄往司千煌那边看了看,见一点动静都没有,慢慢咧开了嘴,一巴掌拍在司千北的背上,“拿轻功带着我走!”

    司千北嘴角动了动,毫无温柔可言的抓着司千橙的肩就朝空中掠去。

    白术这几天一直在白府看积攒了很多的账本,刚看完,就来了皇宫,便见一抹熟悉的明黄色身影从空中飘过,微微诧异,闪身跟上,但越追越疑惑,他们去冥王府干什么?

    而当三人陆续赶到冥王府后,整个冥王府的人都站在了梨花林的外围,兴致勃勃地看着里面,梨树林之中,雪白的花瓣纷飞,直上半空,而且一直都没有停断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白术走到岳成面前,皱眉问道,冥王府虽然管得不严,但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,怎么会出现今天这种毫无纪律可言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王爷和王妃打起来了。”岳成说道,一张老脸皱成团,显然是着急了,他不是那些士兵,对武功没有什么渴望,他担心王爷和王妃还未大婚就感情破裂。

    人家夫妻吵架,都是摔瓶子摔碗,可王爷和王妃闹别扭,可是打得你死我活,生生把这梨树林都毁了。

    白术挑眉,走到司千橙身后,问道,“橙儿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司千橙兴致勃勃地看着,抽空把御书房的事情告诉白术,白术听了,心下了然,反而一点也不担心,这无法是白藜把姑娘惹急了,遭到反噬。

    司千北则是在心中唏嘘不已,他一点不能娶王妃,这太恐怖了,他可不是小焕,苏小羽这种人,几招就能把他给打倒,可他也不想想,寻常女子哪里能与苏小羽比。

    梨树林中,苏小羽双眼血红,与司千焕战作一团,不过两人打着架,却一个风度翩翩,姿态优雅,宛若游龙,一个纤纤若柳,风姿出尘,翩若惊鸿,即使弄得烂梨花漫天飞。

    “焕,你知不知道,练成了血瞳诀第九章,最大的好处就可以将点到穴位的力量转移他处?”苏小羽一掌劈开一棵树,震得梨花漫天,语气里带着点咬牙切齿,麻穴,他又点她麻穴!她刚刚不动不是因为被点穴,而是在憋气,免得在宫里就打起来。

    “羽儿乖,我答应你以后绝不点你穴。”司千焕除了无奈只有无奈,麻穴他以前也点过,可小东西没这么大反应,早知道她会气成这样,他不会出此下策。

    “我乖你就欺负我,乖什么乖!”苏小羽眼底闪着红光,反噬已经不那么强了,随便用一下没关系,司千焕也是知道这个,才纵容她使用血瞳诀的力量。

    司千焕蹙着眉,幽幽叹气,手下利索地拆招,不再多言,只希望小东西能快一点消气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会喜欢别人,你没事乱吃什么醋,小曲儿跟我就像你跟白术,是朋友更是亲人,你不让我见她,简直就是在无理取闹!”苏小羽委委屈屈地憋着嘴,眼里一狠,又是“嘭”的树木倒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司千焕心疼得不行,自责内疚齐齐涌上心头,想冲上去抱住她,可盛怒之中的她又用着第九章血瞳诀的力量,把自己裹得严密,他一时半会儿还过不去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再不让我见小曲儿,我就再不让你见白术!”苏小羽越想越气,声音都下意识地扬高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答应你。”司千焕脑门青筋动了动,但还是好脾气的说道,他跟白术有什么关系!

    梨树林外的众人闻言,目光齐齐看向白术,那里面的暧昧不明,很明显。

    白术脸色微微黑着,冷冷地扫了众人一眼,心里对苏小羽恨得牙痒痒,东西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,亲爱的苏姑娘!

    “你放我一个人在家三天,我想你了所以去找你,可你竟然点我的麻穴!”苏小羽心里的委屈一股脑全倒了出来,憋在心里几天的不满通通爆发。

    西云在外围苦恼地低着头,原来她陪了小羽主子三天,其实是个隐形人。

    “羽儿是因为想我才来宫里的?”司千焕一听,满心欢喜,连带着动作都轻快了几分,他以为小东西是来找曲吟了,后来又跟她斗嘴无视了自己,这才心生不满,跟皇兄点了两人的麻穴,各带各家的女人走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苏小羽冷哼,有些心虚地撇过眼,气息也稍乱。

    司千焕眼底精光闪过,捉住她一瞬间的松懈,极快的冲过去把她紧紧地抱进怀里,“小东西,乖,不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语气很轻很柔,像暖暖的风一般,让人心安,大手在她身后一下一下地抚着,安抚着她的怒意。

    苏小羽挣扎了一下,就静静地靠在他怀里,心里又是一番气闷,听他那口气,分明就是在哄闹脾气的小孩子,但仔细想来,她的行为好像是很幼稚,林子外那么多人都看见了,她脸丢大了,都怪他!

    “羽儿,我错了,原谅我。”司千焕见她不动,轻轻地笑了起来,把她搂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错哪儿?”闷闷的声音从怀里冒了出来,司千焕无辜地撇撇嘴,“羽儿觉得我哪儿错了,我就哪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司千焕!”苏小羽猛地抬头,一张脸憋着气,大眼睛圆睁,腮帮子也有些鼓,小脸染上了灵动。

    敷衍,他就是在敷衍她。

    司千焕低低地笑了起来,眼睛微微弯起,里面像是盛满了霞光,温柔迷人,俯身,在她唇边轻轻啄了一下,叹了口气,“是我小心眼了。”他独占欲强,但若小东西会因此为难,他会努力压制。

    苏小羽轻轻咬着下嘴唇,垂眸掩住里面的神色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半晌,也仰起头在司千焕唇边啄了一下,嗫嚅道,“我太任性了。”余光瞟过四周的狼藉,耳根有些发红,当初种这些梨树,应该很不容易吧。

    司千焕眼里闪过惊喜,眉眼稍稍飞扬,“羽儿干什么都是对的,不任性。”

    几棵梨树而已,他司千焕还负担得起,若砍几棵树就能让小东西气消,他就再开一块地种树。

    苏小羽眼里划过狡黠,笑得有几分阴谋得逞的味道,声音也清脆了不少,道,“这可是你说的,我干什么都是对的!”

    司千焕一愣,微微眯起了眼,危险地勾起唇角,“小东西,你算计我。”却见她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,心中只有无奈。

    白术见里面没了动静很久了,心想两人是和好了,带头慢悠悠走进梨树林,司千橙连忙拉住他的手,跟了进去,那眼里兴奋的光芒,看得白术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都散了散了,小心王爷生气!”岳成跟上去之前,不忘没好气的朝那些侍卫说道,刚刚王爷和王妃在打架,他们留着看就算了,现在都打完了,他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。

    那些侍卫一听,纷纷不舍地离开,他们好武,王爷和王妃刚刚那架打得,就算站在这么远的地方,也能感受到那强悍的力量,也只有王妃这么强悍的女子,才配得上他们优秀的王爷。

    苏小羽和司千焕一前一后往林外走去,正好碰上走过来的白术、司千橙、司千北和岳成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你们没事吧?这里交给老奴收拾就好。”岳成关心地说道,见两人和好如初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小羽眼里闪过尴尬,朝岳成歉意一笑,“我们没事,有事的是这林子,还得麻烦您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暗中掐了掐司千焕的手,他们闯的祸,还要让老人家来收拾烂摊子。

    “不麻烦不麻烦,王妃不必如此客气,打理王府本来就是老奴的职责,只要王妃和王爷能和好,老奴就满足了。”岳成慌忙说道,心中对王爷选的这个妻子更有好感了,身居王妃之位,却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,又长得如此出众,武功又能和王爷匹敌,王爷的眼光真是好啊!

    “岳伯,我们很好。”司千焕搂着苏小羽的肩,淡淡一笑,对这个照顾了自己一辈子的老人很敬重,他一直都是全心全意为自己好的,所以他从来都没把他当下人,而是当家人。

    岳成欣慰地点头,眼眶都微微发红,王爷是他看着长大的,他爱吃什么,玩什么,穿什么,他都知道得清清楚楚,现在看见他娶了这么优秀的王妃,心里真的开心啊!

    “皇姐,二皇兄,你们怎么在这儿啊。”苏小羽突然看见白术身后的司千橙和司千北,挑了挑眉,笑眯眯地问道,想来看戏么?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咳咳,白术有事找小焕,我跟着他来的。”司千橙立刻搂着白术的腰,说道,亮晶晶的眼里没有丝毫心虚。

    白术嘴角一抽,小女人什么屎盆子都爱往他头上扣。

    司千橙讨好一般蹭了蹭她,娇憨可爱,白术见了也只能无奈。

    “那皇兄呢?”苏小羽勾唇,看向司千北,见他目光闪躲,笑意更甚。

    司千北清了清嗓子,突然折下一枝梨花,笑一展,那双挑花眼里尽是媚态,好不风流,“皇兄我折子看累了,想来赏这梨园风光。”虽然现在都是烂梨花了。

    苏小羽嗤笑,顺着司千焕的力道,缩回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小羽主子,柳月来了。”西云从外面跑了进来,身后跟着娇媚的柳月,此刻她的脸上有着凝重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苏小羽蹙眉,柳月很少这么严肃,看来出事了。

    柳月环顾周围一圈,见苏小羽并不避讳,才皱着眉说道,“主子,我们在风夕城的人又见过一次那个老人,风夕城的夺宝大会将要提前半月举行。”她觉得这一切很奇怪,却说不出哪里奇怪。

    苏小羽抿唇,点头,“皇姐,选妃赛明日举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去准备。”司千橙是知道苏小羽的事情的,立刻点头,抓着司千北离开。

    “查到争夺的是什么吗?”苏小羽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柳月一愣,想了想,点头,“好像是一把剑,叫血渊,说是神器,很多人知道了都赶去了风夕城。”待她话一出口,便察觉气氛变了。

    苏小羽缓缓走出司千焕的怀抱,神色莫名地朝前走了几步,留给众人的背影是淡然平和的,但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,墨色的眸子里是压抑的杀意和冷戾,如黑雾一样浓重,遮住所有光亮,平稳流动着的血液也缓缓加速,唤醒了骨子里的嗜血残忍,一面如仙,一面如魔,两种极端,诡异的结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司千焕和白术对视一眼,齐齐看向苏小羽,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,西云、柳月和岳成见此,纷纷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小羽,我们逃不掉了。”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后面缓缓传来,曲吟简简单单的流云髻用玉簪固定,简单优雅,一身青衣淡雅脱俗,脸上噙着淡淡的笑容,她的身后跟着一身明黄的司千煌,此刻他的脸色也有些暗。

    “吟儿,你说什么逃不掉了,谁在抓你们?”司千煌冷声问道,心里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曲吟回头朝他一笑,“晚些我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逃?”苏小羽突然讽刺地笑了,冷冷一哼,那原本澄澈干净的声音,此时只有浓浓的嗜血,让除了司千焕和曲吟以外的人都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羽儿,我们回房间。”司千焕突然出声,淡淡地看了岳成和西云、柳月等人一眼,拉着苏小羽离开。

    岳成等人知道他们要说的事情是他们不能知道的,也立刻退出了梨树林。

    因为懒得取名,所以司千焕在冥王府的就寝的地方也叫焕云宫,此刻司千焕、苏小羽、白术、曲吟和司千煌静静地坐在焕云宫中,气氛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“皇兄,你一直都好奇,当初我每年一半的时间都在外学艺,我去的是什么地方,对么?”司千焕淡淡地笑着,看向司千煌,现在皇兄跟医谷的圣姑扯上关系,有些事情他就不得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司千煌点头,隐隐猜到这与吟儿的身份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的地方,是梨月华地。”白术挑了挑眉,代司千焕说道,思绪慢慢飘远。

    隐世的家族和门派拥有着世人都渴望的强大力量,隐世之人为了专心练功,争取进入神界,纷纷隐入山林,数百年来,隐世家族和门派已经完全与外界隔绝,除非必要,不会出山,而外界的人也鲜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医谷是隐世门派,而梨月华地是隐世家族,虽然都隐世数百年,但若要说医谷是隐世之中的贵族,那梨月华地则可以比喻为隐世之中的王者。

    梨月华地先祖曾预言,数百年后,圣子降临,龙吟日盛,兴吾华地。

    司千焕出生之时,天上日光大胜,伴随着龙吟,真真应了那预言,虽只有一瞬,但也让梨月华地的人注意到了,梨月华地的大长老便出山,隐身皇宫,时刻关注着圣子的情况,终于在他五岁昏迷不醒之时,带着白术出现在他面前,白术是司千焕命定的守护者,所以也在这个时候,立下了血誓,永生追随,绝不背叛。

    大长老把司千焕带回梨月华地,梨月华地的主人赐他白姓,名藜,立他少主身份,本想把他留在华地,远离外界,但司千焕心系皇后,坚决不同意,主人这才妥协,让他保密,且每年有一半时间在梨月华地练功。

    若别人碰上这种好事,恐怕要烧高香拜祖宗了,但偏偏白藜和白术都是不服管教的人,梨月华地主人和长老们日日夜夜都以评估商品的目光看着两人,随着两个少年的武功越来越强,表现出的天赋也越来越高,那些人看他们的目光也越来越炙热和兴奋,两人却觉得越来越恶心,越来越无法忍受,终于在几年前,两人动用梨月华地禁术,但因力量不够,只抹去了所有人关于白藜来历的记忆,虽然身体遭到极大的反噬,但他们依旧逃离了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烽国,接手白家,司千焕继续当他的闲散皇子,白术则看上了司千橙,开展了猛烈的攻势。

    白术的话音徐徐落下,焕云宫里一时间安静得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清晰入耳。

    “小羽,看来我们比较惨。”曲吟听完后,眼里有淡淡的欣赏,梨月华地最尊贵的人之二,却依旧坚持本心,不为利益诱惑,远离那个别人梦寐以求想要去的地方,她倒是佩服两人的心性,比起他们的主动,她和小羽要被动得多。

    “吟儿也是隐世门派的人么?”司千煌知道了一切,有些自豪,他的弟弟,果真有个性,既然小焕和白术都是隐世的人,那吟儿应该也是。

    曲吟点头,眼里尽是嘲讽,“我是医谷的圣姑。”

    司千煌感觉得出曲吟心里苦涩,皱了皱眉,抚上了她的脑袋,这个圣姑听上去尊贵,但背后也是一番苦楚罢。

    “焕,你们知道多少?”苏小羽一直悠悠地抿着茶,神色莫名,突然抬眼看着司千焕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离开梨月华地在你们医谷大乱之后,所以对医谷当年的事情也知道一些。”司千焕想了想,道,“医谷曾出现一名惊才艳艳的红衣少年,旁人唤他羽少,羽少与医谷圣姑私定终身,被人发现后,欲将两人火焚,但在行刑之日,羽少和圣姑与医谷其他人发生一场大战,两人虽都身受重伤,但依旧杀出一条血路,逃离了医谷,而医谷也因此十八长老死了五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感觉这传闻有什么不对劲?”苏小羽懒洋洋地垂着眼,笑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司千焕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也笑了笑,道,“这件事情,老谷主从头到尾都没有出面。”一切都是长老们处理的,但地位最高的,羽儿的师傅老谷主,却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真聪明啊。”苏小羽突然闭上了眼,低低地笑了起来,只是那笑声渐渐变得迷离诡异,蛊惑人心,到最后只剩下浓浓的嗜血,眼未睁,却掩不住里面的杀机,绝美的脸上蒙上一层妖娆的魔性。

    司千焕蹙眉,心揪着疼,干脆伸手把她抱进怀里,骨节分明的大手在她背脊轻抚,安抚着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当初娘亲被掳走,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,心里只想着怎么让自己变强,把娘亲救回来,然后我遇见了我的师傅离云,他带我回了医谷他闭关练功用的山洞,医谷的人只知道谷主收了一个徒弟,却没有人见过我,直到我三年后学成,他才带我出了山洞,然后昭告所有人,我将会是下一任谷主。”苏小羽半睁着眼,里面蒙上一层薄薄的雾,迷离飘渺,有着一丝悲伤,虽然那悲伤很淡,却感觉得出是来自心底的,“师傅对我很好,但最后他死了,是因为我。”

    司千焕感觉到她的身子难以抑制地轻颤着,眯着眼看了曲吟一眼,然后让她的脑袋埋在自己怀里,抚上她背的手以一种特殊的频率轻抚着。

    白术见此,眸光微微一闪,梨月华地秘技中有安抚人心的力量,但每次使用都会耗费自己大量的体力,因此几乎没有人会愿意为别人使用,不过白藜这个手法,好像是在用吧。

    曲吟迎上司千焕的目光,点了点头,接口道,“医谷中人看上去是隐世脱俗,但依旧会争权夺利,小羽因学会了血瞳诀,成为医谷中第一人,又被谷主定为下一任谷主,招来很多人的红眼,谷主的三大弟子和那些长老都想除掉小羽,但小羽武功强大,他们一对一根本没有胜出的可能,所以就联手,派大量人追杀小羽,小羽躲避他们的追杀,无意中闯进了圣地,我常年一人住在里面,把重伤的小羽救了以后,她便在圣地陪了我半年。”

    “老谷主知道这件事情后,震怒非常,欲将所有参与这件事情的人都给予严惩,那些人丧心病狂,竟然联手将老谷主杀害,将他的尸体弃之荒野,由大长老易容成老谷主,操持着医谷大小事务。”想到这件事,曲吟眼眶微微发红,圣姑是医谷最圣洁的存在,她的存在就是在圣地中为医谷祈福,所有衣食都只能由谷主亲自送去,所以她很喜欢这个和蔼的老头儿,平复了一下心情,继续道,“圣地的外围由医谷的先祖亲自设下阵法作为屏障,除了谷主和历任圣姑,没有人知道怎么进出,小羽能闯进来,也只能说是缘分了,半年里,我教会了小羽医术与毒术,半年后她学成,怕老谷主担心,想带着我离开,我早就厌烦了这个地方,便带着她走出了圣地,谁曾想,不过半年光景,外面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小羽一出圣地,便听到消息,谷主因小羽入圣地而震怒,下令追杀她,小羽自然不信,所以想要去找谷主问个明白。”曲吟抿了抿干涩的唇,喝下司千煌送到嘴边的水,对他淡淡地笑了笑,继续道,“那时候我的武功也不错,所以他们根本抓不到我,有一次,小羽去找食物的时候,我被五位长老围困,我打不过他们,所以被抓了丢进毒窟,小羽回来找不到我,竟然自投罗网,他们把小羽抓了,也丢进了毒窟,这才把我救了出去,我的毒也是那个时候被封住的。”

    曲吟迎上司千煌心疼和内疚的目光,柔柔地笑着,救他是她的选择,他不必自责,煌早就想问她了,却因为尊重她,所以一直没有问,今天她便把一切都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小羽的血瞳诀是多少章?”白术突然出声,曲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,疑惑地道,“小羽从老谷主练功的山洞出来之后就一直停留在第七章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第七章?”白术诧异,“第七章可以杀掉五个长老?”据他所知,血瞳诀到了第七章,越往上,就越有质的飞越,也越难练成,那些长老虽然没有练血瞳诀,但他们武功也很强大,只凭血瞳诀第七章的力量,不可能以一敌众,除非,她练到了第八章。

    “羽儿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唔,猜猜看,是谁叫苏小羽呀,叫她干什么呀,答对有奖哦,哈哈哈!
多多书院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