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多书院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(←)右(→)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82章:母女相见
    苏家是云水间的主家,苏府自然也该是富丽堂皇,但出乎大家意料的是,眼前的府邸大归大,却没像百里家那样金银交错,整个府邸只有木料和白玉,没有多的装饰,有的,只是木柱和玉砖上鬼斧神工的雕刻,庄严大气,彰显尊贵的同时却没有沾染俗气,这才是一个真正的主家该有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哈哈,回家了,姐姐,我们回家啦。”苏念羽蹦蹦跳跳地跑进苏府,开心地大喊,苏府大门一排护卫齐齐躬身,向他行礼。

    苏小羽对着他宠溺地笑笑,并未注意这里的一草一木,却轻轻嗅了一下这里的气息,嘴角的笑容扩大,她似乎闻到了娘亲的味道。

    司千焕温柔地看着她,牵起她的手,慢慢走进苏府。

    司千橙是长公主,白术又是梨月华地少主的守护者,这苏府虽然宏伟壮大,他们很欣赏,但还不足以让两人惊讶。

    苏林在前方引路,有意无意地回头观察着四人,为他们的平静感到诧异,也让他心中有数,这四人的来头绝对不是在山林中迷失方向的游人那么简单,但他自诩眼光毒辣,却看不出四人有一点歹心,这叫他有些奇怪,但还是提高的警惕。

    苏林想着事情,一下子没注意苏念羽,等他回神后,苏念羽已经跑进了苏府里的那片枯木林,镇定的脸上立刻不满焦急,大吼一声,“少主!”

    苏念羽迈开的小短腿一顿,疑惑地回头看管家伯伯,却发现四周的树木都朝自己涌来,然后在他面前不停的转圈,不多时,他的眼前只剩下枯木,完全看不到刚刚还在的人。

    有点心慌,有点想哭,但苏念羽却忍住了,只是蹲下抱住自己的身子,可怜巴巴地看着前方,眼眶开始泛红,他是男子汉,不能哭,可他很害怕,这些枯木从来不会关自己的,可今天怎么不一样了?

    “念念!”苏小羽脸色骤变,冰冷阴沉得可怕,冲到枯木面前,却不敢乱动,她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鬼阵法,但她知道,只要她乱动,念念一定会出事!

    “白姑娘,万万不可碰那枯木,老奴这就去请家主来解阵。”苏林也是急得冒冷汗,往常他们都会把枯木阵关掉,但少主出事后,苏府就加强了戒备,这才开启阵势,哪里知道因为自己一时的疏忽,却让少主闯了进去,若少主有个三长两短,他以死都不足以谢罪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司千焕淡淡地说道,在苏林惊疑不定的目光中,缓缓走到苏小羽身边,握住她的手,低声安抚,“小东西,有我在,念念不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苏小羽相信司千焕,但心中仍是着急,逼着自己扯出笑容,脸色却苍白了几分,“焕,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司千焕捏捏她的脸,伸腿便踢断一颗枯木,步伐悠然地踏进阵中。

    苏林见此,脸色大变,连忙冲上去要阻止,“不可!”

    苏小羽守在阵口,目光一冷,纤手闪电般快速抵住苏林的脖子,再近一分,便能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“焕不会害念念。”

    苏林惊骇于她的武功和速度,但更加担心少主的安危,“不对,他不会破阵!”

    四周的侍卫见此,立刻对几人拔刀相向,警惕地看着三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知道他不会,闭嘴。”苏小羽冷声说道,目光紧紧定着阵中从容的身影,见很快又枯木补全刚刚空缺的地方,心中一跳,就是相信他,还是忍不住担心。

    苏林心知自己敌不过这个少女,只能焦急地低吼,“不对,他入阵的方法跟家主的不一样!”他们怎么可以乱来!到时候不但要伤了少主,也会伤了自己啊!

    “当然不一样,你们家主是要终止阵法,他是要毁阵。”白术闲闲地说道,搂着司千橙慢悠悠地走过来,

    苏小羽见他不在意的样子,松了口气,脸色也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苏林震惊地看着白术,只觉得他是在开玩笑,可他的表情却并不像在开玩笑,但怎么可能,这阵法只有家主会设会破,刚刚那少年怎么可能有毁掉它的本事?

    “迂腐。”司千橙撇撇嘴,又忍不住加了一句,“自大。”以为就你们厉害啊!

    苏林有些恼怒,心里更是着急到了极点,但碍于自己受制于人,只能被动地等待着,希望那少年真的有本事,让少主平安出来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盏茶的时间,镇中心突然响起一声巨响,震得苏林心惊不已,脸色骤然惨白,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却让他惊异得瞪圆双目。

    原本挡住人们视线的枯木,一颗颗拦腰断裂,“咔咔”的声音落下后,镇中心露出一抹白色挺拔的身影,他手臂上坐着一个泪眼汪汪的奶娃娃,然后,就见他缓缓转身,露出他天人般的容貌,在这一片枯木中,他像是唯一的生机。

    “念念,你没事吧?”苏小羽冲过去,接过苏念羽,上上下下给他检查一遍,这才松了口气,沉着脸说道,“以后不准莽莽撞撞!”

    “姐姐,念念知错了。”苏念羽瘪着小嘴,眼泪大滴大滴地流了出来,委屈又可怜。

    苏小羽终是心软,缓和了脸色,轻轻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,算是惩罚。

    苏林冲上去的速度也很快,却终究慢了苏小羽一步,知道少主无事,他也放下了心,但在放心之后,更大的疑惑浮上心头,为什么这少女对少主这么好,如……亲人一般,她的面貌更不用说,莫非是她隐瞒了真实年龄?可若这少女是家主和夫人的孩子,那夫人为何从未提起过?

    “这枯木阵只是用来困人,不会伤人,但人在里面呆久了,会逐渐脱力。”白术见依旧生龙活虎的苏念羽,挑了挑眉,为苏小羽解惑。

    苏小羽抿了抿唇,冷冷地看了地上的枯木一眼,眼里红光一闪,最后一棵树倒塌。

    “我想,以你们苏家的实力,就算没这枯木阵也不会惧怕外敌,所以毁了它,免得念念日后再误入。”司千焕搂着苏小羽,淡淡地说道,扫了众人一眼,那些侍卫竟觉得背脊发寒,拿刀的手都轻轻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是事实,但苏林还是觉得这少年太过嚣张,忍不住想反驳,却在看到枯木后走来的人时,闭上了嘴,恭敬地微微躬身,其他侍卫也齐齐鞠躬。

    “家主。”

    男人四十来岁的年纪,岁月却似乎很眷顾他,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痕迹,有的,只是褪去青涩后了几分沧桑成熟,玉石雕刻的五官,在年前时定是让女人还要嫉妒,那双眼睛里尽是上位者的威严,步步沉稳,看得出他是一个镇定的人。

    苏泽抬眼,与阵中的白衣少年四目相对,却见他只是淡淡地看着自己,双目无波,没有敬畏亦没有害怕,又看了眼他身边痞笑着的少年,嘴角不由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,低声的嗓音响起,“你说的对,我苏家就算没了枯木阵也不惧怕任何人,只是,梨月华地的少主和守护者来我苏府,不知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这枯木阵在云水间也只有苏家一脉嫡传,却不代表就只有苏家人会,因为在那灵气最充裕的地方,有一隐世家族,叫做梨月华地,那里的主人,懂得这个世界上一切阵法。

    再看着少年的风姿和年纪,苏泽就算不想承认,也不得不认,他就是那个逃离梨月华地,让华地的人多年探寻不到踪迹的少主,而他身边同样优秀的男子,必然是守护者无异。

    “前尘往事,苏家主很有兴趣?”司千焕被揭穿身份也不惊慌,只是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苏泽眼里闪过赞赏,突然对这个少年心生好感。旁边的苏林却是惊骇地睁大了眼睛,怪不得他看起来非凡,又有这么大本事,原来,是梨月华地的少主,可他来云水间干什么,最开始还装作不知道,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苏念羽听到苏泽的声音,脸上一阵兴奋,想跳下去,却发现姐姐把自己抱得很紧,不由扭动了一下,察觉她松了手,才开心地跳下来,迈着短腿朝苏泽跑去,甜甜地唤道,“爹爹。”

    苏泽威严的面容在看到爱子时就柔软了下来,稳稳接过他软乎乎的小身子,宠溺地揉了揉他的脑袋,然后沉下脸来,“一个人乱跑什么,简直是胡闹!”他知不知道这几天他有多担心,他娘又有多担心?

    “爹爹,念念知道错了,可是白姐姐救了念念,念念现在一点事情也没有呀。”苏念羽听从苏小羽吩咐,唤她白姐姐,心里有点不愿意,但不敢违背姐姐的话。

    “哦?不知这位白姐姐现在……”苏泽对救下儿子的人心存感激,淡笑着抬起眼,想看看儿子口中的白姐姐是何方神圣,却在看到一张倾城面容时,微微怔愣,诧异地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想过无数次与苏泽见面时的场景,她想自己会愤怒,会不敢,甚至会恼恨,可没有,什么都没有,她的心平静如水,甚至有些释然,很优秀的男人,陪娘亲也足够。

    “苏家主。”苏小羽将他的惊诧看着眼里,缓缓勾唇,语气轻得几乎淡漠。

    苏泽回神,收敛情绪,但眼里还是有些惊讶,“若非亲眼所见,我真无法相信世上有与拙荆如此相似的人。”甚是,还很像自己,更奇怪的是,他看见这姑娘,会有一股莫名其妙的亲切感。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苏小羽玩味地勾唇,收回目光,任司千焕将自己拥进怀中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气氛一下变得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“爹爹,念念好饿呀,我们吃饭好不好?”苏念羽看了自家大姐一眼,笑眯眯地撒娇,他知道大姐不喜欢爹爹,那还是不要再让姐姐跟爹爹说话好了,等以后他们和好了,再说不迟。

    苏泽也收回目光,点了点头,然后抱起念念,笑道,“好,爹爹的念念饿了,去吃饭。”然后不忘回头说一句,“若不嫌弃,就请四位一同用膳吧。”

    “几位请。”苏林上前为四人引路。

    司千焕微微颔首,牵着苏小羽的手缓缓跟上,大手紧了紧,像是在安抚她失落的情绪。

    失落?对,是失落。苏小羽看到前面父慈子孝的画面,鼻腔有些酸涩,有点羡慕,更多的是失落,曾几何时,自己也渴望过一个父亲的拥抱,只是现在,她足够强大,已经不需要那个给予自己保护的怀抱了。

    众人在正厅坐下,等着上菜,侧门突然跑出一抹慌乱的身影,就听见她的声音如空谷鸟鸣。

    “念念,找到念念了吗?”

    “娘亲!”苏念羽大眼一瞪,从苏泽身上跳了下来,开心地扑向百里言。

    百里奕紧紧地抱住孩子,美眸盈满泪水,“你这个坏家伙,故意让娘亲担心。”他知道自己有多着急心痛吗?她已经失去一个羽儿,若再失去念念,她会死啊!

    “言,你、你愿意出来了?”苏泽惊喜异常,沉稳的脸上只剩下喜悦,言一直在怪他,怪他当年不能保护她,所以总是不愿出囚室,八年了,她终于愿意出来了,这是说明她原谅自己了吗?

    “你连儿子都保护不了,我再不出来,要等他再出事吗?”百里言冷冷地看着苏泽,看到他眼里的受伤,心软地撇开眼。

    正厅里除了司千焕四人,只剩下一个苏林,他见此,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,这世界上,恐怕只有夫人骂家主,家主才不会生气了吧。

    苏泽压抑心中苦涩,把她扶了起来,温柔地笑道,“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,你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百里言叹了口气,不再多言,只是轻抚着自己孩子的脑袋,突然心中一痛,像是有感应似的抬头,正对上一双含着淡淡雾气的黑眸,她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睁大,绝美的脸上浮现出前所未有的激动。

    娘亲,过了八年,你还是那么美,那么温柔,一点也没有变呵……

    苏小羽贪恋地看着那张日思夜想的面容,嘴角的笑容愈发恬淡,眼眶渐渐泛红,呼吸也变得急促异常,若不是手被人握着,她又强迫自己抑制住那要奔涌而出的情感,她现在已经冲了上去,但她知道,自己要忍住,她不可以吓坏娘亲,不可以。

    百里言的目光自从在她脸上停顿,就胶着在了上面,移动不了分毫,就算八年未见,她长高长美了,她还是能一眼认出,眼前的少女,是她心心念念了八年的女儿,羽儿!

    剧烈的情绪波动,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颤,眼眶迅速润红,大滴的眼泪溢出眼眶,她恼怒眼泪让自己看不清女儿的面容,拼命的擦去,却涌出了更多。

    “娘亲不哭,念念做到了哦,娘亲要开心!”苏念羽收到大哥哥的暗示,虽然才四岁,但也足够聪颖,软软地说道,抬起袖子给娘亲擦眼泪。

    百里言已经听不见任何旁人的声音,此时此刻,她的世界里只剩下一人。

    “言,你怎么了?”苏泽很少见妻子这样失控,有些慌乱地想去抱住她,却被她大力推开,跌倒在地,这让他心惊的同时更加担心,顺着她的目光,看到了淡笑的白姑娘,脑中渐渐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,而这猜测,让他惊喜交加地瞪大了双眸,藏在心里四年的困惑也慢慢解除。

    “爹爹,你怎么了?”苏念羽哄不了娘亲,又见爹爹也死死地盯着姐姐,小小的脑袋不够用了,满脸纠结。

    苏小羽看着娘亲哭泣,心痛不已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,恢复了一点因激动而流失的力气,扶着桌子缓缓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司千焕立刻站了起来,扶住她还有些无力的身子,淡淡地看了苏泽一眼,挑眉,岳父倒是聪明,这就猜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羽、羽儿……”百里言颤颤地站了起来,本就柔软的声音因哭泣有些沙哑,许是太激动,许是蹲久了,她有些站不稳,若不是苏泽及时扶住,也许她现在已经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苏泽闻言,彻底证实了自己的猜测,往日镇定的脸上也全是激动,“言,她、她是我们的、女儿?”

    百里言微微点头,哭得几乎奔溃,想走过去抱住女儿,却没有一丝力气,只能无力地靠在苏泽怀里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小羽。”苏泽心中狂喜,眼眶也湿润了,所以言才会给儿子取名念念,因为他们的小羽已经存在。

    “姐姐快来!”苏念羽小脸皱成一团,朝着苏小羽挥手,他不要娘亲哭,可是只要姐姐才能让娘亲不哭。

    苏小羽身子一震,紧张地看着百里言,脚步忍不住迈了出去,又怯弱的收回来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司千焕看出她的退却,心有点抽痛,从后面轻轻搂住她,俯首在她耳边温柔地说道,然后缓缓松手,退后一步站住。

    苏小羽紧抿着唇,良久,眨掉眼里的雾气,扬起一抹最耀眼的笑容,缓步走向前面的泪人儿。

    “娘亲,羽儿终于找到你了。”苏小羽走到百里言面前,抬手轻柔地擦掉她脸上的泪水,本想很温柔很平静地叫她一声,可话一出口,却含着数不清的委屈和娇憨,就连强自压下的泪意都涌了出来,眼泪无声滑落。

    百里言心痛地闭了闭眼,伸手按住心口,艰难地呼吸着,痛苦地低喃,“你还愿意认我……我这么不负责任,让你一个人流落在外八年,我不是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八十年,你依旧是我娘亲。”苏小羽淡笑,可眼泪依旧不停地涌出眼眶,唇倔强地抿紧,嘴唇都泛白了,为她拭泪的手一顿,用力推开苏泽把娘亲紧紧地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苏泽一愣,诧异地看着苏小羽,却对上她冰冷怨怼的目光,心中一阵尖锐的疼痛传来,似乎明白了什么,脱力地退后两步,突然好像老了十岁,看着眼前母女相拥的场景,心中羡慕的同时,更多落寞和伤痛,他的女儿,恨他?

    苏小羽自然不会管苏泽在想什么,她瞪他也只是不希望他跟自己强娘亲,察觉娘亲哭得更厉害,她立刻低声轻哄,自己的眼里却也是止不住地流着。

    “岳父,你是羽儿的父亲,她不会恨你。”司千焕慢慢走到苏泽身边,温柔地看了苏小羽一眼,然后偏头看向苏泽,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什么?”苏泽虽然被女儿伤了心,可脑子还很清醒,闻言一愣,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司千焕眼里闪过笑意,低沉的声音响起,“岳父。”小东西总有一天会跟她爹解除误会,他这个做女婿的理当叫着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敢跟她在一起,你不怕……”苏泽脸色一变,心中虽然极欣赏这个少年,但他的身份却让他担心。

    “我跟羽儿,早已发了情誓,岳父不必担忧。”司千焕神色不变,淡淡地笑着,琥珀色的眸子里写满坚定,他不会给岳父质疑他的机会。

    苏泽猛然瞪大了眼睛,他是云水间的主人,多少知道些梨月华地的事情,那情誓……数百年间从未听说谁用过,这小子竟然有如此大的胆量和决心,更是如此大的本事,怪不得,怪不得能得他女儿的青睐,虽然,女儿还不承认自己是她爹。

    “爹爹,你是不是不愿意大哥哥跟姐姐在一起呀?”小孩子的心是很敏锐的,姐姐终于愿意让别人知道她的身份,苏念羽也就安心了,一听爹爹和大哥哥的谈话,小眉头立刻皱了起来,奶奶的声音惹来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白术和司千橙对视一眼,玩味地看着司千焕,这小子是被岳父嫌弃了?难得啊难得。

    “我与焕的事,与你何干?”苏小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,冷冷地看着苏泽,不悦地说道,就算脸上有泪,也没能让她面部柔化半分。

    苏泽感觉的到她的无情,又是一阵心痛,脸色也有些难看,想反驳,却只能无力地叹气,他的确没有资格,在今天之前,他甚至不知道有这个孩子的存在,十八年的岁月里,他没有陪伴她一日,他,的确没有资格。

    “羽儿,他毕竟是你的父亲。”司千焕微微眯眼,不赞同地说道。

    苏小羽瞪了司千焕一眼,却不愿对他说半句重话。

    苏泽见此,心里更加苦涩,羽儿还真听这少年的话,他并未反对二人,但现在,他觉得解释已经没有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羽儿,不要怨你爹,一切,都是娘的错。”百里言终于平静了一些,心痛地看到父女俩关系的僵硬,轻轻抚上女儿的脸,愧疚地看着苏泽,她对不起羽儿,也对不起苏泽,一切错误的源头,都是她。

    “言,我不准你这么说。”苏泽心疼妻子,紧紧地皱眉,不顾苏小羽的冷眼,走到百里言的面前,为她擦掉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百里言哀求地看着苏小羽,苏小羽的目光这才柔和了一些,但还是很生硬,可这足以叫苏泽满足。

    “羽儿,你长大了。”百里言温柔地看着比自己还高出半个头的女儿,有千言万语,到最后只化作这一句话,简简单单几个字,包含了她多少辛酸和心痛。

    苏小羽勾了勾唇,“娘亲还是一样年轻啊,一点都没有变。”

    百里言鼻酸,忍住泪水点了点头,突然脸色一变,努力想说些什么,却抵不住眼前的黑暗,晕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娘亲!”

    “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小羽稳稳地抱住面色灰白,呼吸微弱的百里言,手指按住她的脉搏,脸上布满阴霾嗜血,杀意再胸腔奔腾着,咆哮着要她毁天灭地。

    苏念羽被百里言的昏迷吓得脸色苍白,想去摸摸娘亲的手,却被自家大姐肃杀的气势吓得不敢接近,只能任大哥哥把自己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司千焕强行拦住苏泽,沉声道,“羽儿懂医。”岳父担心岳母是正常,但他现在冲过去,难保小东西会怒极伤及无辜,他与她心意相通,清清楚楚感受得到她的怒气,看来,岳母会晕倒,原因不简单。

    苏泽被拦住,差点没跟司千焕动手,闻言,才收回了伸出的手,莫名的,他相信苏小羽,但相信不代表不会着急,星目定定地看着苏小羽怀中虚弱的女人,急切和怒意翻涌,冷怒的脸紧绷,双手握成拳,骨节处泛白,稍微压抑不住情绪,他恐怕就要发狂了。

    一直在旁边看戏的白术和司千橙见情况有变,也走了过来,蹙眉看着百里言,这好好的母女相认,怎么闹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“管家,不准宣扬。”苏泽沉声吩咐,正厅里没人,但外面的人却看到了,在不清楚言为何昏迷之时,走漏任何消息对她来说都是危险。

    苏林被这一幕幕弄得头晕心慌,好在他心理素质强,闻言,立刻把外面的侍卫带走。

    司千焕佩服苏泽这种时候还能逼着自己冷静,突然感觉到苏小羽心里的悲伤,微微睁眼,冲到她身边,“羽儿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苏小羽手掌贴住百里言的胸口,将内力注入她体内,双目渐渐染上血色,不回答司千焕的话,反而冷冷地看着苏泽,原本怨怒的眼里,第一次有了浓浓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苏泽,娘亲若有个三长两短,我要你的命。”
多多书院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