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多书院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(←)右(→)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122章:冥王出征(万更)
    天边正泛起鱼肚白,时间还早,房间中,烛火恰恰烧尽。

    司千焕单手垫着自己的脑袋,侧过身,温柔地看着自己身边熟睡的小女人,幽幽一叹,满脸的不舍眷恋。

    今天是出征的日子,不知道小东西醒来后见不到他,会是什么表情,生气是必然的,只希望小东西能顾忌着孩子,稍微收敛一些。

    大手探上她的小腹,他再次叹息,还有不到八个月,孩子就该出生了,无论如何,他会在她生产之前结束这场战争。

    看了看天色,司千焕起身,紧紧地闭上眼,再度睁开的时候,俊美的脸上已经没有丝毫柔情,尽是属于冥王的铁血无情,不再回头看苏小羽一眼,将银色铠甲穿戴好,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白术也是从房里出来,一身黑色铠甲在身,浑身肃杀威严,不同的是,他的身后跟着司千橙,昨夜,白术就带着司千橙来了冥王府,两个男人走了,留着俩孕妇住在一起,互相也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真的要不告而别?”司千橙担忧地说道,她虽不愿白术离去,但她知道他身为守护者的使命和两人的兄弟情深,只能咬牙放手,但小羽不一样,小焕突然离开,她恐怕会发狂。

    司千焕淡漠的眼里没有丝毫波动,淡淡地看着已经开始凋零的梨花,“皇嫂的迷药足够她睡一天,白术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若告诉她,她定会缠着自己要跟去,他也知道,最后的最后,他还是会心软,为了让她好好养胎,就是不告而别会伤了小东西的心,他也必须这么做。

    白术在司千橙脸颊上印下深深一吻,不舍地看着她,最后单膝跪地,在她肚子上印下一吻,决然转身,追随司千焕而去。

    司千橙压抑了很久的泪意彻底爆发出来,豆大的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,很快模糊了她的视线,也在这时,司千焕和白术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她的视线内。

    “再哭,小心你孩子蹦出来帮你擦眼泪。”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司千橙一惊,回头看向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苏小羽,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小曲儿给焕的不是迷药,她是要我自己选择。”苏小羽淡淡地说道,看着司千焕和白术消失的方向,表情缥缈不真实。

    司千橙呼吸一顿,失笑,“果然还是她最懂你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苏小羽随意地勾了勾嘴角,摘下一朵蔫了的梨花,眼里划过伤感,难得,她也有几分伤春的情怀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选择留下?”司千橙有些不相信,毕竟追上去才是她的风格。

    苏小羽挑眉,嗤笑,“怎么可能,让司千焕一个去边关,我能安心在这里呆下去?”她早就说过,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他一个离去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追上去还来得及。”司千橙眸光闪了闪,有些迟疑地说道,若再晚一点,小羽恐怕出不去了。

    苏小羽没注意到司千橙的异样,摇头,“我现在追上去,照样被他撵回来,过两天,我自己去边关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有点困了,我先去休息。”司千橙快速说道,然后离开。

    苏小羽奇怪地看着司千橙富态了一圈的背影,蹙眉,皇姐为什么走的那么急?

    浩浩汤汤的十万大军朝边境行进,司千北这次竟然也被司千煌逼着随军而去,司千焕和白术把十万大军留给司千北,两人单独行动,快马加鞭赶往边关,而扶柳自然随行,换上男装,当了一回军师。

    曲吟见司千煌回来,伸手给他倒了杯茶,“煌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他们已经出发,小羽没有跟着去。”司千煌有些诧异,她明明没有中迷药,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小焕离开,这不像她啊。

    “她肯定是想着过两天再跟上去。”曲吟轻易猜出她的想法,只是此刻,她也只能无奈地摇头,小羽还是低估了司千焕对她的了解。

    司千煌挑眉,眼里闪过笑意,“对了,风如烟的已经派人把她送走,那个跟她有夫妻之实的暗卫,也跟了去。”

    风如烟想嫁给暗卫,暗卫似乎也对她有意,那成全他们又如何,再说,有了感情的暗卫,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暗卫了。

    “皆大欢喜咯,想到第一次看到御米丛的时候,就像梦一样。”曲吟拄着下巴,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多亏了我们的圣姑,否则现在外面只能被动等挨打。”司千煌温柔地笑道,捏捏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煌,你把事情跟苏伯伯和伯母说了没有?”曲吟突然问道,这两天苏泽和百里言带天鹰歌去陵城到处转了转,小羽那边一会儿要出事,也只有这三个人的武功才会可能把她给敲晕或者制服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让西云去说了,他们看完了大军出征,应该已经赶回了焕云宫,不过……”司千煌有些迟疑地看了曲吟一眼,继续说道,“不过他们真的能制住小羽么?”

    曲吟耸耸肩,挑眉,“谁知道呢,晚点我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别去,万一伤到你怎么办。”司千煌蹙眉,不赞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小羽不会伤了我,不过我怕她伤了自己,万一真的出事,我在也能少点麻烦。”曲吟扯出一抹笑,把脚底下的药箱都搬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自己走的洒脱,留个大麻烦。”司千煌小声抱怨,被曲吟好好招呼了一脚。

    若苏小羽在这里,估计会觉得这段对话莫名其妙的,不过,傍晚的时候,她若再听,就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冥王府,焕云宫,梨树林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都知道司千焕在这里摆了阵法,只有我不知道!”苏小羽满脸冰霜,靠在一颗梨树干上,冷冷地扫视着眼前的亲人朋友。

    爹、娘、念念、司千煌、天鹰歌……还有,曲吟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皇姐早晨说话的语气也有点奇怪,原来,所有人都瞒着她。

    “小羽,爹知道你心里不好受,但是你要理解小焕的苦心,你这个样子,怎么能跟去边关。”苏泽苦口婆心地劝说着,若她没有身孕,那他绝对不会阻拦半分,甚至支持她去,但现在不可以,她不为自己着想,也要为孩子着想啊。

    “就几个月没见而已,有什么大不了,我跟我媳妇都十多年没见了。”天鹰歌忍不住说道,腹部却被百里言狠狠拐了一肘子。

    苏小羽冷笑,阴测测地说道,“我现在就可以送你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天鹰歌闭嘴不再说话,他倒不是不爱他媳妇,主要是媳妇说过,如果他跟着去了,媳妇就要从土里蹦出来,所以他总是想找个高手比武,某种情况下,他想被误杀,不过……司千焕那臭小子再也不跟他打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个阵法只能困住我?”苏小羽看向苏泽,凉凉地问道,他们都能来去自如,只有她怎么走都走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焕……取了你的血。”苏泽愣了愣,叹了口气,说道。

    苏小羽的双眸一瞬间深邃得吓人,紧抿的嘴唇看的出她此刻有多生气,她的血?怪不得,怪不得昨天故意在她手臂上咬一口,说什么烙下印记,简直是狗屁,分明是在算计她!

    “姐姐,你不要生气,念念的小侄儿会哭的。”苏念羽奶声奶气地说道,琉璃般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好不可爱。

    “苏念羽,你最好现在滚回你的醉春风。”苏小羽冷声说道,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失控,念念还小,没有自保能力,若被伤了,她之后会后悔。

    苏念羽一愣,本想挤出两滴眼泪,可被自家大姐一记冷瞪,什么胆子都没有了,摸摸脑袋就使劲迈着自己的小短腿跑走。

    “羽儿,你连娘的话也不听了么?你现在乖乖养胎,等小焕凯旋归来,好不好?”百里言第一次摆出母亲的架势,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小羽,你别太生气,本来身子就弱,若是动了胎气就不好了。”曲吟见她表情有些松动,趁热打铁,赶快说道。

    苏小羽淡淡地看着所有人,看见他们脸上的关心,疲惫地闭上眼,转过身去,良久,才说道,“你们都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羽儿,娘还是留下照顾你……”百里言蹙眉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娘,大小事务有柳月和西云,娘和爹还是带天叔叔四处看看。”苏小羽没有转过身,语气平静得没有半丝波澜。

    百里言一愣,求助似的看向苏泽,小羽骨子里霸道又固执,根本不听劝。

    苏泽轻轻摇头,“小羽,我们这段时间都住在焕云宫里,你一个人在这里静一静,有事叫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苏小羽声音更轻。

    苏泽叹了口气,拉住不愿意走的百里言,再看天鹰歌一眼,离开梨树林。

    “吟儿,我们走。”司千煌扯了下曲吟的手,说道。

    曲吟摇头,“我留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苏小羽开口打断她的话,她现在一肚子火,不想烧着小曲儿。

    司千煌定定看她一眼,强行把曲吟带走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都离开了,苏小羽突然失去了全部力量,软软地倒了下去,靠坐在树边,烦躁地看着满院凋零的梨花,娥眉轻蹙,脸上浮现淡淡的悲伤,一双墨黑的眼瞳,缓缓的,变成了血色,不同于血瞳诀的浓郁,这种红,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所有的梨花都开始轻颤,纷纷从树上落下,并未落到地上,像是被什么力量拖住一般,在半空中环绕。

    苏小羽抬眼,看着漫天梨花,红眸轻轻一动,仿佛有青光在她眉间闪过,那些梨花如雨飘落,在她发梢,肩上停留。

    小白突然醒来,从她的袖子里跑出来,小眼睛定定地看着面无表情甚至有些呆滞的苏小羽,有些激动地抖着全身的白毛,小爪子按住她的腹部,渡入淡淡的青光。

    陌生而有熟悉的悲伤从心底蔓延开来,苏小羽看着眼前光秃秃的树枝,眼前一阵恍惚,闭了闭眼,再睁开的时候,所有的梨树全都开满了雪白的花朵,迎着风,轻轻颤动着,一道黑色身影慌乱地穿梭在纷落的白色花雨中,似乎在找什么,可她在林子里转了好久,却什么都没找到,只能颓废地倒在地上,狠狠地拍向地面,青光隐隐在那方天地浮动,所有的梨花都飞往半空,最后如烟花般湮灭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苏小羽压抑地低吼一声,突然单膝跪地,以一只手撑住地面,另一只手按住疼痛的脑袋,目色迷离,神色迷茫。

    “吱吱——”小白叫唤着,往她的头上挥了一爪子。

    苏小羽的头疼渐渐消失,吐出一口浊气,但是刚刚脑子里出现的画面没有在她脑中留下痕迹,疑惑地看着小白,见它的小爪子一直按着自己的肚子,一愣,深深吸了一口气,搂着小白站了起来,眼底的血色褪去,恢复墨色。

    “小白,你知道怎么出去吗?”苏小羽抚着自己的小腹,看着小白,语气甚至带上了哀求的味道。

    其实,她只要乖乖地养胎,等着司千焕回来就好,她会很想他,但有那么多人陪她,她也能挨过这几个月。

    可莫名的,她觉得不安,好像他这一去就回不来似的,好像,曾经他也离开过,一去便没有回来……

    “吱吱——”小白苦恼地挠着腮,豆子眼转了转,摇头,它也不懂得阵法呀,白藜怎么老是用这招,他以为把小羽困住就能解决问题吗?笨蛋!

    苏小羽有些失望地垂下眼帘,见柳月来寻自己,跟着她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没关系,司千焕的阵法再厉害,她也能找出路!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个月,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,苏小羽灵动的脸上也失去了神采,脸色一日比一日暗淡,每天都浑浑噩噩的,除了吃饭睡觉,其余的时间全都在梨树林里寻找出路,像只弄不清方向的小鹿,四处乱转,柳月和西云每日都跟在她身后,见她走了很久了,就会出声提醒她该休息了,然后她会安静地休息一会儿,然后再继续找。

    这日,曲吟站在梨树林里,蹙眉看着不远处对着一棵树发呆的苏小羽,担心地说道,“司千焕走了以后,小羽越来越沉默了,怎么办才好?”

    按理说,思念一个人也是会哭会笑会忧愁,但没有,小羽看上去很正常,似乎一点没受影响,但每天她都会机械化地寻找出路,明知道不可能找的到,她还是在找,怎么劝都没用,这比看她哭更让人担心。

    “羽儿是不是魔怔了?”百里言也有点心慌。

    “苏小羽,你找不到路的,你就不能安心养胎,让我们安心吗?”曲吟大步走到苏小羽身边,拉住她的手腕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苏小羽淡淡地看她一眼,抬手,拂去她抓住自己的手,看了眼光秃秃的树枝,眼里全是坚定,“我一定能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着司千焕去边关干什么,帮忙?你挺着个大肚子只会让他分心。”曲吟不赞同地说道,都过了一个月,她怎么还想着要去找他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看着他。”苏小羽垂眸,淡淡地说道,只要看到他,她就能安心了,能不能说上话,只是次要。

    曲吟来气了,冷笑,“那你就找吧,走的出去算你的本事。”话落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苏小羽也不在乎她生气,伸手抚上自己又凸起不少的肚子,眼里泛起温柔,浅浅地笑着,“宝宝,看不见爹爹,你也不开心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回应她的是无声,突然,她手按住的地方,有什么轻轻地顶了一下。

    苏小羽惊喜地低头,“动了?”

    又戳了一下她的手心。

    苏小羽打破一个月来的沉郁,开心地勾起了唇角,宝宝动了,宝宝也想爹爹,所以,她一定会出去的,一个月的时间,已经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“小白,宝宝会动了。”苏小羽回头看不到人,才想起来她已经走到了没人的地方,干脆把小白弄醒,跟它分享心中的喜悦。

    小白睡意绵绵的眼突然一亮,按住苏小羽的肚子渡入青光,胎儿像是回应它一般,顶了一下它的爪子。

    小白乐了,在苏小羽怀里滚来滚去,满心的成就感,它渡了几个月的灵气,总算是把小娃给煨熟了。

    “小白,如果我用武功,你能不能护住我的孩子?”苏小羽突然认真地问道。

    小白愣了愣,明白了她的意思,随即点头,不用它护也没关系,小娃一旦有了意识,谁都无法杀死他的。

    苏小羽眼里划过一道亮光,随即勾起唇角,抬手,轻声唤道,“血渊。”

    在屋子里沉睡一般安静了很久的血渊突然一震,周身红光一闪,破窗而出,迅速朝苏小羽所在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苏小羽手握血渊,傲然站在树林间,淡淡地看着前方,神色坚定,焕曾经告诉她,只要力量足够强大,便能强行毁掉阵法。

    “宝宝,娘亲要毁了这里,带你去找爹爹,可好?”苏小羽抚上小腹,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宝宝像是在回答她,顶了一下她的手心。

    苏小羽嘴角勾起笑容,把小白放在自己肩上,见它将青光注入自己体内,双眸突然变成血色,真气流转全身,调动起血瞳诀和落梨诀的力量,将内力注入血渊,猛地将血渊刺入地中。

    大地随之一震,无数树枝树干断掉,苏小羽收回功力,看着满地狼藉,眼里染上喜色,朝前跑去,却发现还是一样找不到出路,喜悦僵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“天,苏小羽你干什么,你还要不要你的孩子!”曲吟急冲冲地跑过来,上上下下给苏小羽检查着,却见她面色红润,一点事情也没有,胎儿的状况也很好,不由错愕地睁大眼,小羽刚刚用了全部的内力,怎么对身体一点亏损也没有,瞟了眼她肩上得意洋洋的小白,嘴角一抽,这到底是个什么物种?

    “不是力量足够强大,就能毁了这个阵法的么?我跟焕的功力是一样的,我有血渊,为什么我破不了?”苏小羽疑惑地看着曲吟,想她给自己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曲吟无奈地说道,“所以你就安安心心呆在这里,司千焕摆明了是不打算放你出去了。”阵法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,她到现在还这么认为,刚刚小羽都能让大老远的土地都震动了,这阵法却纹丝不动,司千焕好本事。

    “小曲儿,若我再见到他,一定不会理他。”苏小羽有些委屈地说道,一声不吭就离开,还把她困在这个鬼地方,她不会原谅他了。

    曲吟叹了口气,将她轻轻拥入怀中,拍着她的后背,轻声说道,“对不起,我不懂阵法,这一次,帮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小羽沉默不语,良久,才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小白若有所思地看着这片梨树林,迟疑了一下,偷偷地在她脑后一拍,然后迅速收回自己的小爪子,无辜地眨着眼,小羽见不到白藜就会不开心,小娃感觉到小羽不开心,他也会不开心,小娃能成型,它可是功不可没,嗯,它要帮小娃,所以……让小羽暂时恢复一点点力量,应该不会对她的身体造成多大伤害的。

    感觉到震动的人全都跑到了梨树林,见曲吟抱着苏小羽轻哄,而苏小羽看上去没什么事情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没头苍蝇似的转了一个月,终于憋不住发飙了。”天鹰歌身为局外人,中肯地说道。

    苏泽冷睇他一眼,道,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天鹰歌摸摸鼻子,看着地上裂开的几道大口子,唏嘘不已,朝着那边喊道,“小羽呀,别费劲儿了,梨月华地的阵法不是你能毁的,别再想着出去啦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百里言狠狠地瞪他一眼,羽儿现在已经很难过了,他还火上浇油,还嫌事情不够乱吗?

    那边,苏小羽听到他的话,突然抬起头,双眸再次变成红色,只是这次,宛若琉璃。

    “小羽?”曲吟以为她又动用血瞳诀了,不赞同地说道,“刚刚已经试过了,还白费什么劲。”

    苏小羽微微眯眼,摇头,把曲吟推开,脑中不断重复着天鹰歌的话,神色越来越冷。

    别再想着出去了,你出不去的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出不去。”苏小羽的语气莫名的自信,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,突然举起血渊,强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涌来,一瞬间,周围所有人都被震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苏小羽只是轻轻地将血渊往地上一插,“轰”的一声,四周传来什么东西爆裂的声音,一望无际的梨树林消失不见,前方出现了一条小路。

    苏小羽缓缓勾起唇角,眼底光华流转,墨发飞扬,一派唯我独尊的气势,淡淡地扫过晕倒的众人,抬步走出梨树林。

    小白看着不同平常的苏小羽,神色有些激动,迟疑地抬起爪子,良久,在她脑后拍了一下,小羽啊,你现在还是个凡人,威风久了,会出事的。

    苏小羽全身一僵,眼里血色褪去,看着眼前的路,满脸的迷茫。

    “司千煌,你快点把人给我找回来。”曲吟捏着手上的信,清冷的脸上满是怒火。

    司千煌头疼地看着她,“别生气,信上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曲吟把信拍在司千煌身上,重重地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司千煌展平被捏皱的信,看清上面几个字,头更加疼了。

    我走了。

    “吟儿你别急,我马上派人去找。”司千煌看着那三个字,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为什么都晕了过去?”沉默了很久的百里言突然问道,晕了过去,醒来之后,就看到桌子上的这封信,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我们应该是被小羽的力量震晕的。”苏泽淡淡地说道,殊不知心里已经翻起了惊涛骇浪,能轻易把所有人都震晕,就算是小焕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天鹰歌的表情不知道是赞叹还是惊讶,“应该是神器的力量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管那么多了,羽儿现在应该没事,赶快派人找到她,她挺着个大肚子,身边只有一个西云,很不方便。”百里言叹了口气,终究是没困住那丫头,小焕简直是多此一举,还不如最开始就把她带走。

    “苏小羽若要刻意躲着我们,我们恐怕很难找到她。”司千煌冷静地分析着,毕竟她本事比在座的人都大,就算出动禁军也不一定能把她找到。

    “煌,你先通知司千焕,告诉他小羽跑了,让他注意点,小羽说过,等见者他了,一定不理他,我猜小羽会躲着不见司千焕。”曲吟想到苏小羽的话,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司千煌点头,开始动笔。

    “阿泽,我们带上念念去找女儿。”百里言也做了决定,说道。

    苏泽点头,看了天鹰歌一眼,“你回天折宫吧,我和言没时间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跟你们去找我的小侄女。”天鹰歌摇头,心心念念着还想再见识一下神器的威力,刚刚他还没感觉到就晕了,真可惜。

    苏泽毕竟是他的老友,一看就知道他想的是什么,但也不打算拒绝,毕竟天鹰歌若能帮他,想找到小羽就更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跟着一起去,我在陵城守着。”曲吟继续问道,“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身?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就走,也不需要什么东西,反正带着钱要什么都可以买。”苏泽说道,看了眼百里言,知道她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羽儿现在应该还没走远,运气好点也许能遇上。”百里言的确赞同,看了看天色,晕过去的时候还是正午,现在已经是傍晚了,小半天走不了多远。

    曲吟点点头,看向柳月,“柳月,你去准备马车吧。”

    柳月颔首,闪身离去。

    百里言等人也很快离开,说是去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曲吟淡淡地看着外面满地的残枝,幽幽地叹了口气,司千焕已经成为小羽的执念,也不知道是福是祸。

    苏泽等人的速度的确很快,不到半个时辰,已经收拾好东西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食客坊二楼,木窗打开着。

    苏小羽淡淡地看着云水间的马车飞速驶过,眼里泛起笑意,爹和娘果然很心急。

    许是血渊的力量,她毁了那阵法后,把晕倒的人都搬进了屋内,只带着西云就离开了,知道司千煌这些人办事效率极高,半天的时间她也走不远,干脆找个客栈住下,等找她的人都走了,她再走。

    “小羽主子,你猜的好准,我刚刚看见不少皇上的人乔装出城找你了。”西云买回蜜饯,放到苏小羽面前,感叹道。

    小羽主子说在陵城再多留几天,她还很奇怪,小羽主子明明很想见到王爷,为什么还要留下,原来是要避开找她的人。

    “西云,会不会觉得我很任性。”苏小羽轻抚着肚子,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任性的是王爷,若不是他一个人跑了,小羽主子这段时间不会不开心。”西云做事向来以苏小羽为中心,会这样说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苏小羽勾了勾唇,起身。

    “小羽主子,我们去哪里?”西云见她像是要走的样子,疑惑地问道,不是在陵城再呆几天吗?

    “我去一个地方,你在这里住着,明天我再来找你。”苏小羽对她笑了一下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西云疑惑地蹙着眉,努力地想着,突然眼睛一亮,拍了下桌子,“玉屋!”

    西云猜的没错,苏小羽的确去了玉屋。

    白玉愣愣地看着走进来的黄衣女子,皇上刚刚派人出城去找王妃,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“别告诉他们我在这里。”苏小羽双眸染上血色,一字一字,缓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白玉愣愣地点头。

    苏小羽收起血瞳,施展轻功直接飞向第十三号隔间,推开大门,轻轻踏上白玉地板,突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宝宝,这里是你爹爹的老窝,很奢侈,对不对?”苏小羽抚着自己的肚子,凉凉地说道,察觉到手心被顶了一下,眼里尽是温柔。

    “小白,宝宝才三个月就能听得懂我的话,是不是你的功劳?”苏小羽坐在床上,把小白拎了起来,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小白犹豫了一阵,眸光闪烁着,点头。

    苏小羽有些感激地对它笑笑,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小白挠挠脑袋,嗖的一下窜进她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宝宝,你爹爹是坏蛋,所以我们找到他以后,故意躲着不让他找到,好不好?”苏小羽躺在床上,柔声抱怨着,胎儿又动了一下,仿佛是赞成了她的提议。

    苏小羽眯着眼笑了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走的那么干脆,还设个阵法困住她……她苏小羽从来都是小鼻子小眼睛,走着瞧。

    而司千焕那边,一个月的时间,大军已然抵达边境,而司千焕和白术更是在十天前赶到云城之外的飞云关,开始部署一切。

    烟国和凌国的大军近日也赶到了边关,已经朝烽国下了战书。

    “孙将军,明日你就带着一万士兵去……”司千焕在地图上指点着,沉声与孙将军说话,虽然褪下了战袍,但身上铁血的气息却未散,俊美的脸上也是前所未有的刚毅,此时的他,是冥王,一个为国征战的主帅,而不是那个闲闲度日的司千焕。

    白术也差不多,认真地看着地图,时不时提上几点意见,突然听到异响,抬手朝帐外抓去,抓进一只信鸽。

    “这是,白家的信鸽。”白术看出信鸽的出处,眼里闪过疑惑,有什么大事,皇帝用的都是皇家的信鸽,除非是私事……难道苏小羽出事了?

    “找我说的去做,先下去吧。”司千焕心一紧,表情依旧平淡,在军中他都是说“我”,在他眼里,只要在这军营里,都是为国拼命的好儿郎,不需要分什么身份等级,这也是他当年能在军中建立那么高威望的原因。

    几位将军抱了抱拳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小羽跑了。”白术见人已经走了,迅速扯下信鸽上的纸条,震惊地说道,怎么可能,白藜不是设了阵吗?

    “她强行毁阵。”司千焕脸色一变,沉声说道,心里生出了怒意,她还是没把自己的身体放在心上对不对,强行毁阵,她要付出多大的代价!

    “白藜你先别急,曲吟说,小羽没事。”白术赶快安抚,不然这军帐一会儿都要被毁。

    司千焕脸色一僵,有些不信,夺过他手里的纸条,看了一遍,才松了口气,“原来是血渊。”

    神器的传言果真不虚,虽然血渊平时看上去没什么不同,但它帮小东西毁了那阵法,也证明了它的本事,否则小东西就算用上了血瞳诀和落梨诀,都不可能毁掉那阵法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,还不如带着来。”白术凉凉地说道,反正苏小羽的肚子也没橙儿那么大,走慢一点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司千焕垂眸不语,良久,才苦笑道,“我错了。”一个月未见,他对小东西的思念不会比她的少,每天他都能感受得到小东西心里的阴郁和迷茫,一个月来只增不减,让他无时无刻不在后悔,当初就不该狠心把她抛下。

    “我去外面巡查一下。”白术瞥了他一眼,挑眉,很自觉地给他留一个地方沉思。

    司千焕靠在榻上,从怀里掏出一只桃木簪子,脑中似乎又出现了当初他为她盘发的场景,刚毅的脸上染上柔情,薄唇微微上扬,若再有一次,他还是会选择把小东西留在王府,给倔强的她设下一层阵法,不同的是,他会把血渊一起带走。

    小东西啊,还真是不乖,她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顽劣的孕妇,肚子里还有孩子,仍敢这样胡来,教他抓住了,定要狠狠地打她的屁股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小东西能不能照顾好自己,这段日子都是他亲自照顾她,就算她身边带着西云,还是忍不住担心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司千焕突然起身,冷声唤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,有何吩咐?”一名黑衣男子跪倒在地,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带上百人,找到王妃。”司千焕淡淡地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黑衣男子应道,闪身离去。

    司千焕手下有两千精兵,他们一个个都是以一敌百的精英,只听司千焕的命令,就算是冥王令也不能调令这两千人,而刚刚的黑衣男子,正是这支队伍的首领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最好乖乖让我找到。”司千焕温柔地看着木簪,抚上溢满思念的心口,无奈地叹道。

    远在陵城玉屋里沉睡的苏小羽,也抬手抚上心口,美眸轻轻抬起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良久,皱了一下鼻子。

    “臭男人,气死你。”三个月后,云城。

    云城在烽国最北边,因常年安定,所以对外交往比较频繁,商业也发达,城的规模和人口都不亚于风夕城。

    彩云阁是云城最大的客栈,客流量很大,客房常常爆满,可贵的是价格公道,童叟无欺。

    秋天的日光带着些萧索的余烈,不像春日的温和,也不似夏日的炎炎,彩云阁二楼雅间,木窗大开,阳光很轻易地就照进了雅间里,抚上软榻上女子的绝世容颜,女子轻轻阖上眼,长而密的睫毛截住日光,在眼下留了淡淡的青影,小脸圆润不少,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染上自然的红晕,妩媚动人,一身水红色的长裙略显宽松,小腹处隆起,看样子应该有五六个月的身孕了。

    “小羽主子,好消息啊!”门突然被人推开,跑进一个青衣少女,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,不是西云又是谁?

    “说说。”苏小羽睁开眼,似笑非笑地瞅着她,白皙的手习惯性地抚上自己的肚子,脸上尽是温柔,孩子已经六个多月了,肚子胀的老高,她离开时,皇姐的肚子差不多大,走起路来都笨拙了些。

    西云坐下喝了口茶,嘟着小嘴说道,“小羽主子,有两个好消息,你要先听哪一个?”

    “冥王亲自上阵,首战告捷,以少胜多,将烟国和凌国大军打得溃不成军,拔营后退,是其中一个,对不对?”苏小羽拿手支着脑袋,淡笑着说道,焕的本事她从来没小看过,但仅凭五十万大军对抗对方一百二十万大军,还能杀敌二十万,将其逼退,真的很棒。

    “小羽主子,你怎么知道的?”西云诧异地问道,小羽主子不是成天就躺在里面养胎么?

    “大街小巷都传遍了。”苏小羽凉凉地说道,她又不是没生耳朵。

    西云干笑两声,神情突然变得激动,一双大眼都放光了,“小羽主子,公主昨日生了个女娃娃!”

    “皇姐生了?”苏小羽也开心地笑了起来,算算日子,皇姐这应该早生了一段日子,小曲儿在,应该没事。

    西云点点头,“生了,昨日皇上便飞鸽传书,把喜讯传给了王爷和白术,想要白术给孩子取名字哪!”

    “白术恐怕是乐坏了。”苏小羽失笑,有些期待地看向了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西云见此,试探性地问道,“小羽主子,小主子还有三个月也要生了,您真的不见王爷?”

    这段日子,王爷可是发了疯似的派人找小羽主子,不过小羽主子会血瞳诀,就是有人找到了,回去之后也什么都不知道了,边关又乱的很,王爷就算有白术帮忙,也是分身乏术,不能亲自来找主子,因此,这三个月来,小羽主子倒是偷偷见过王爷一次,可王爷一次都没见过小羽主子,真是可怜,听说主子的爹娘带着念念公子也一路寻来,没见到主子,只能去飞云关跟王爷汇合了。

    苏小羽眸光闪了闪,划过一丝狡黠,红唇微微勾起,轻哼,“他和白术不是好兄弟么,白术看不到皇姐生孩子,那他也看不到我的宝宝出生,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绝情。”西云为司千焕抱不平,王爷也很可怜的好吧。

    “他敢丢下我,我干什么不能绝情,我有宝宝就好了。”苏小羽冷哼,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肚子,满意地感觉到小家伙踹了她一下,不由笑得更开心,小家伙倒是挺向着他娘的。

    西云看着苏小羽开心的笑脸,嘟了嘟嘴,凑了过来,也摸摸她的肚子,感觉到小家伙动了,也开心了,“不见就不见吧。”

    苏小羽眼里闪过笑意,指了指桌子上的玉簪,“乘风送过来的,他有事,这次就不多留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行踪瞒着所有人,但没瞒着小曲儿和乘风,一是让小曲儿放心,让西云开心,二是两人都不会出卖自己。

    西云小脸一红,扭扭捏捏地拿过玉簪,碎碎念一番,把它宝贝地收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唔,皇姐叫白术给孩子起名儿,那我的宝宝,名字我来取好了。”苏小羽摸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叫司大羽。”西云声音清脆响亮,被赏了两颗白眼,默默地底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女孩儿叫司玉晨,男孩儿叫司钰宸,小名儿都叫小梨。”苏小羽拿手指蘸了茶水,在桌子上认真地写着,眼里尽是温柔。

    小梨……她和焕是在梨树下相遇的。

    西云眨着大眼,点头,“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你西云阿姨都说好听了,小梨,你觉得呢?”苏小羽眯着眼笑,轻声问道,小家伙踢她一脚,表示满意。

    睡醒了的小白正巧看见这一幕,眼珠子差点瞪出来,这娃还呆在肚子里,小羽怎么就想到取名字了,分了男女,万一生个不男不女的呢……开玩笑。

    苏小羽温温柔柔地看着桌子上的字,瞟见在桌子上扭屁股的小白,狡黠地勾起了唇角,“西云,给我纸笔。”

    西云虽不知道她要干什么,但还是乖乖地拿来了纸笔,然后动手为她磨墨。

    苏小羽大笔一挥,把男孩儿和女孩儿的名字端端正正地写好,然后找来前些日子买来的雕刻着梨花的玉盒,小心翼翼地把纸折好,放进盒子里,再锁上,放到小白面前。

    小白疑惑地看着苏小羽,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玉盒。

    苏小羽嘴角一抽,敲了下它的脑袋,凉凉地说道,“把这个玉盒放在司千焕军帐外头。”

    小白白眼一翻,差点晕过去,小羽这是嫌白藜脑袋还不够大,故意再给他添堵么?

    西云也忍不住在心里谴责自家主子黑暗的用心,见不到人,见不到孩子,送个名字给你瞧瞧,明着看是好心,再往深里瞧了,不明摆着是要气死王爷么?

    人不给见,孩子不让看,现在连名儿也不必想了。

    小白鄙视地看了眼跟自己的肚子对话的漂亮女人,咬住玉盒上的锁,蹬腿跑走,可怜它一只神兽,要被当做信鸽子使。

    飞云关。

    “哈哈,白藜,我有女儿啦,橙儿给我生了个女儿!”白术刚打开纸条,人还站在军帐外面,就喜不自禁地大喊了起来,眼里全是激动,心中又有些落寞,橙儿给他生了孩子,可他连陪着她生孩子的机会都没有,不由对烟国和凌国多了分怨恨,并暗中发誓,下次橙儿生孩子,他一定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,恭喜副帅喜得千金。”刚好路过的几位老将军被他的架势吓了一跳,毕竟副帅从头到尾都是淡然冷静,这样喜形于色,还是第一次,惊讶过后,全都上来道喜。

    大军旗开得胜,副帅又喜得千金,今晚真要给将士们加餐才好,只是,主帅这几个月来都是冷脸,不知道会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“吩咐下去,让厨子给将士们吃点好的,银子我出!”白术美滋滋的说道,笑吟吟地走进了主帅的大帐。

    司千焕静静地坐在椅子上,看着地形分布图发呆,原本白皙的脸黑了一点,多了些男人味,五官也比之前更加轮廓分明,硬朗的样子愈发引人心动,只是他俊美的脸上蒙上淡淡的迷茫,低垂的眸子掩住其中浓浓的思念和落寞。

    见白术喜滋滋的走进来,眼里多了分疑惑,声音也比在陵城的时候低哑了许多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术喜悦的表情僵在脸上,眨了眨眼,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,“白藜,你刚刚一直在发呆?”

    自从知道苏小羽开始躲着他开始,没事的时候,他都在发呆,有时候可以一个人坐一整天表情都不变一下,可刚刚他的声音不小,他也没听见?

    “说。”微微蹙眉,声音里带着些不悦,他也不是故意要发呆,只是每每想到小东西,就会失神,他自己也控制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皇姐生了个女孩儿,让我给取名字。”白术想到这件事,又笑弯了眼,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司千焕一愣,难得露出了笑容,“恭喜了。”笑着笑着,眼里落寞更深,小东西再这么躲下去,岂不是连生孩子也不打算告诉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太着急了,总会找到的,而且凭她的本事,不会有事的。”白术看出他的心伤,叹了口气,收敛了些喜色,免得太刺激他。

    “她当然不会有事,一天比一天开心。”司千焕苦笑,抚上自己的心口,他们之间有感应,她开心,他一定会知道,每晚,他就品尝着她的喜悦,慰藉被思念折磨得快要发疯的心,小东西会开心,应该是为了他们的孩子吧。

    白术蹙眉,有些不满,“她这次做的有些过火了。”不过孕妇比平时会任性很多,苏小羽本身又霸道,白藜不告而别,是真的气着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给我外甥取什么名字?”司千焕收敛心神,淡笑着问道,挺想看看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白术挑眉,仿佛在回忆什么似的,嘴角勾起,脸上蒙上一层轻雾,良久,温柔地说道,“白曦,橙儿的出现,我的生命才有了晨曦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我在你的生命中是黑夜。”司千焕皮笑肉不笑,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源泉。”白术白他一眼,轻哼,不过,若没有白藜,他也许会浑浑噩噩过一辈子,练武,然后,运气好点当个神……

    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,白术美滋滋地把信回了,爱抚信鸽几下,把它放走后又回了帐篷,见司千焕又开始发呆,无奈地蹙起了眉。

    “小白?!”
多多书院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 > 妖孽倾城:冥王毒宠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